西门东楼与金瓶梅

顺懂新欢,吹爆奉孝,满宠小公举,不忘旧爱stucky和AL(不是獒龙)我明脑残粉,四叔本命真爱一万年,以上提及西皮不拆不逆我明西皮无节操。

【红海行动】青山处处

卡肉的时候换个口味调剂一下的产物

全员向吧

有点湄公河的crossover主要是最近又看了湄公河,舰长说那句何须马革裹尸还时不由自主的想起了方新武TUT

有很不明显的狙击组,后勤组和明显的吃糖组

1.

杨锐又一个人跑到甲板上吹风。

徐宏伤不算重,还在康复中,杨锐松了口气,但庄羽和石头却回不来了,杨锐觉得眼睛有些酸胀。舰长说过,他是队长不是家长,但朝夕相处,和自己过了命的兄弟,又怎么可能不去投入更多的情感。压死也没办法,他是队长,也是家长,他没有照顾好队员,兄弟,他有愧,他过不去自己心理的那道坎。

高云不知何时站在他旁边的,拍了拍他肩。

“老弟啊,你知道只解沙场为国死,何须马革裹尸还么。”

“报告舰长,知道”杨锐的声音沙哑但依旧气势。

高云叹了口气,从胸前的衣袋里掏出一张照片拿给杨锐。

“方新武,缉毒警,我爱人,在湄公河行动中殉职。”高云顿了下,“这照片是他牺牲前一天拍的,当时我想,等这小屁孩任务完了,我这边巡航也差不多,凑个假期好好聚聚……”

“我们都不希望看到身边的人死亡,但当死亡到来时,我们在悲痛之余,能向前看。”

高云将照片放回衣袋,他“向前看,不要辜负了他们。”

 高云没说的是,何须马革裹尸还上一句还有一个版本:青山处处埋忠骨。

2.

顾顺要归队了,他从三队调过来临时执行任务,任务完成了人自然要归队的。

顾顺舍不得李懂,李懂也舍不得,但是他们是兵,服从命令是他们的职责。他们没有埋怨,只是遗憾,一别不知道多久才能重新合作。

“那个,之前说的参加主狙击手的训练,你考虑的如何?”顾顺边整理行李边问李懂。

“我觉得不错。”李懂认真思考了一番后,朝顾顺笑了笑。

“那到时候见了,狙击手李懂。”顾顺伸出手。

“嗯,到时候见,狙击手顾顺”李懂回握住。

 

3.

杨锐去看望徐宏和陆琛,给徐宏办出院手续,给陆琛办退役手续。

 

4.

佟莉很好,心理测试结果表明,她没有PTSD,不需要干预。

徐宏不好,佟莉没问题才是最大的问题,所以在佟莉的问题上他反而显得有点神经质。

石头的遗物已经被家属拿走了,佟莉见了石头的双亲。

“叔叔阿姨,我是张天德的战友,未婚妻,佟莉。”

5.

陆琛去了庄羽家,庄羽是独子,高考以优异的成绩去了不错的大学,但却在大一坚决入伍参军,当了技术兵。家里本想着技术兵还好,不用去前线,安全。庄羽怕父母担心没敢告诉他们自己的境况,直到出事前,他的父母都以为他安全的在后方搞技术。

“你们这是何苦啊?家里不好好地么,我们这一路上哪里又亏他了呢?当个兵图什么呢?”

陆琛无言,抱住庄羽的母亲。

为了梦啊。

男儿何不带吴钩,收取关山五十州。

 

4.

向前看。

杨锐朝着国旗敬礼,身后是徐宏、李懂佟莉和新调来一队的队员。

新的开始,扬帆起航。


评论

热度(2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