西门东楼与金瓶梅

顺懂新欢,吹爆奉孝,满宠小公举,不忘旧爱stucky和AL(不是獒龙)我明脑残粉,四叔本命真爱一万年,以上提及西皮不拆不逆我明西皮无节操。

【AC】皮囊之下

开了个脑洞,就是想写一下摊牌怎么甩了安姐的=L=我一直觉得摊牌这种情商低的精,一旦爱了就会爱得义无反顾,但是一旦恨的话,也会恨的干干脆脆,前面的爱会荡然无存。所以,两人最后的状态就是“我只想和你说声再见”

写给师姐 @湫水聆玥 哒,师姐么么哒~

--------------------

                                         皮囊之下


   


   一道亮光从缝隙里透过来,久困于黑暗之中的凯勒布理鹏不适得抬起一只手,挡住刺眼的亮光,锁住他的铁链发出清脆的碰撞声。


  “我们又见面了,凯勒布理鹏”

  “索伦”

  “比起索伦,我更喜欢你叫我安纳塔,就像你曾今那样叫我。”索伦轻笑了一下,“或者,你更爱我这样?”

    黑影渐渐化作了白袍的天赋宗师的模样。

   “你真有脸” 凯勒布理鹏轻哼了一声,扭过去不再看他。

  “是呀,你爱的不就是我这张脸么,你敢转头看我么,被我的皮囊迷惑的费诺里安,你是否连面对我的勇气也没有了么?”

    
“可笑,现在你连伪装的皮相也没有了,就算你仍旧是安纳塔的样貌,我如今也只能看到你皮囊之下丑恶的灵魂,”凯勒布理鹏蓦地将头正了过来,“我不想看你是因为你的邪恶与背叛恶只会让我觉得更加恶心。”

 “不,是你背叛了我们的情谊,Telper”索伦在凯勒布理鹏面前蹲下,轻柔的将凯勒布理鹏凌乱的发丝缕顺,放到耳后。这是凯勒布理鹏最喜欢的动作,曾今。

 “你隐瞒了那三枚戒指的事情,你让我们的情感蒙上了不洁。但是,现在,我还能给你机会,你知道的,我向来纵容你。”


  “你迷惑不了我了,索伦”凯勒布理鹏只是面带嘲讽的看着他,“我绝不会,帮你打造任何一枚戒指,杀了我吧。”
   

  “是呀,我知道,真是固执、绝情的费诺里安。”索伦遗憾的叹了口气,伸手钳住凯勒布理鹏的下颚,迫他直视自己的眼睛“虽然你背叛了我,但是我仍旧喜欢你,所以我会原谅你的。”
   
  说完,他轻轻吻了一下凯勒布理鹏的嘴唇,在凯勒布理鹏来不及作出任何反应之前(比如狠咬他一口),放开了。
   
 “我会如你所愿”他凑到凯勒布理鹏耳边,喃呢着,像曾今,他们在伊瑞詹的工坊里,两人精疲力尽的躺在简陋的木床上,相拥而眠,安纳塔,用他怀念的昆雅语说起有趣的见闻之时。

“别让我再见到你。”凯勒布理鹏闭上了眼睛。

“也许我们会再见的,凯勒布理鹏。”索伦又忍不住吻了吻凯勒布理鹏的额头。
    

   然后,他拿起初见时赠与凯勒布理鹏的银锤,狠狠的砸了下去,血流如注。



评论(15)

热度(2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