西门东楼与金瓶梅

顺懂新欢,吹爆奉孝,满宠小公举,不忘旧爱stucky和AL(不是獒龙)我明脑残粉,四叔本命真爱一万年,以上提及西皮不拆不逆我明西皮无节操。

【李如松/李如梅】将门 1(在这存个档)

其实是根据一年前的旧文改的。。。回头看去全是黑历史【。

 名字也改了。。。【。总觉得最后还要改OTZ

最后默默来一发宣传。。。有没有对我明有兴趣的太太来写写画画呀【。合志求文求图。。。


  1.                                     


  三眼铳是李如松最钟爱的火器,远近皆宜,不过他还是习惯配把马刀,毕竟“锤子”抡起来还是没有用刀来得灵巧方便。他的马被乱矢射中倒了下去,他又一次从马背上跌在地上,只是这次的状况比不上之前,他的火器和马刀都落在丈外。脚步声、烈烈风声、周围的炮声、厮杀声刺激着李如松的感官,生死一线的时候最能激起他的战意,他十分享受这样的感觉。反手抽出腰间的短刀,他转身迎上向朝他袭来的倭寇。然而那倭寇的刀尚未挥出,胸口上就多了一支带血的箭矢,连惨叫都来不及发出,便歪斜着倒下去,死得干净利落。


  被扫了兴致,李如松踹了一脚尸体。不用想,这是他五弟的杰作。

  

  李如梅很少用火器,不是他不会摆弄那些三眼铳,而是在他看来,火器精贵,太受天气影响,远没有箭来得方便,方才正是他的一箭给他大哥解了围。


  “好箭法,虽然多此一举。”李如松朝着李如梅挥了挥手,示意他放心,继续前行,但李如梅还是策马来到李如松身边。


  “大哥还是当心点好”李如梅下了马,解下腰上的刀给他,“刀剑无眼,你这主帅可不能有啥闪失。”

   

  “怕什么”李如松拍了下他的肩膀,笑道,“这不是有你么”


  说完,李如松翻跨身上李如梅的爱骑,一夹马肚,便疾驰冲了出去。李如梅觉得哪里不对劲。。。


  “哎,我的马。。。”   等李如梅反应过来的时候,李如松早没影儿了,得,也不是第一次了,李如梅认命地捡起李如松落在地上的刀,骑上随从让出的马追上去,他可得将大哥看顾好。


  同脾气乖张、事事昂首于人前的李如松相比,李如梅更喜欢安分的跟在大哥身后,人前有大哥顶着,身后则由他护着,一家子总不能全都冲在前边不顾后边吧。这个家有老爷子和大哥撑着足够了,他一届武夫,杀敌守土足以,况且官场上的是是非非他一心半点都不想碰。只可怜大哥,自打来了朝鲜,弹劾他的声音就没消停过,累,看着都累。


    平壤光复后,李如松一行稍作整顿便马不停蹄向前推进,打算一举拿下王京,斩草除根,李如梅自是随行。虽说先前李朝的探子一再表明王京已空,倭寇退居后方,拿下王京易如反掌,但有了祖承训的惨痛教训,加上一路上来李朝上下糟糕表现,李朝的情报委实没有一点可信度。


  “屁话,都他娘都干上了!”李如松不等李朝的探子报完,就一脚将人踹翻在地,由他在地上哭爹喊娘,四周都是李如松亲兵,见状全笑出声来。李朝的探子敢怒不敢言,愤懑的捂着肚子一瘸一拐退下了。等大伙儿看够热闹,李如松扭头看向身侧的李如梅,问道,“查大受那如何了?”

  “传信儿的说遇到一小队倭寇已被剿灭。”李如梅闻之收起笑意,答道,“但不知这是不是诱敌之计。”

  “不管是不是,倭寇都已知我方动向了”李如松思考二三后,手一挥,召来自己的亲随,“我帅轻骑先去,你继续带辎重部队继续前行。”说完,便调转马头整合军队,临行前李如松绕回李如梅身边,贼兮兮的盯着他。

  “那啥,如梅,你的马再借哥用用呗”

  “哎,咋老打我的马的主意呀!”


评论(6)

热度(1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