西门东楼与金瓶梅

海景房二期基情开售,不接受ky,yz黑,见一个捏一个,依旧hail stucky,依旧爱judy,不接受反驳

【李如松/李如梅】将门 5 (上)

  恭喜我已经破万了。。。心好累。。。第6章一定要完结了,HOLD不住了!(感觉已经完全在苏松哥了。。。救命。。。)

今天把蔚山城之战李朝实录中如梅相关的记载找出来了,有点被虐到。特别是宣祖同如梅谈到如果倭寇你们仍然搞不定的话,是不是可以请你大哥过来帮忙。。。真的是说着无意听者有心,往如梅弟弟伤口上撒盐啊TUT

------------------------------------------------


  转眼又到过年了,夏秋之际李如松几次出兵将土蛮收拾得服服帖帖,老老实实在关外不看造次。李如松如愿回了家过年,含饴弄孙。


  然而这年过得并不舒坦。蔚山城久攻不下,伤亡惨重,情况不容乐观。李如松听着心里没底,关于杨镐和李如梅的小动作他早有所耳闻,一开始他没太在意,偏袒扶持的事儿在军队中并不少见,有个度就好,如梅应当知道其中门道。但是后来两人越来越过分,杨镐为了保住李如梅的头功,时常将原本的作战计划临时更改,虽然目前还没出过大的纰漏,但这日后都是招人弹劾的把柄。


 杨镐这厮哪是帮忙,简直是把如梅往火坑里推!


 李如松多次差人给李如梅传口信,让他自己注意着点,结果都被李如梅云淡风轻的打发回来,说多虑了。李如松听后一番怒气没法发,最后也只能寄希望于祖承训,让他多看着点儿,别由得李如梅胡来,也希望最后蔚山城能攻下来,日后不求有功但求功过能相抵。


  可惜事与愿违,年刚过完,李朝那边就传来蔚山攻城失败的消息,大明和李朝伤亡惨重不说,作为督军的杨镐还丢下大军独自逃了,这是军中大忌,杨镐的处境立刻微妙起来,李如梅作为杨镐的心腹,杨镐对他多次偏袒引起了不少人的不满,如今杨镐失利,这些新旧事捅出来,谣言四起,军心不稳。


  李如松接到消息后,直接一脚踢翻了桌子,破口大骂杨镐这个混账东西害人精!怎能如此不识好歹,李如松越想越气,就差没直接奔去李朝宰了杨镐这畜生。骂完杨镐又开始数落李如梅不知好歹,平时跟着自己的时候看着挺明事儿的咋这次独自帅兵就犯浑了!


   真她娘的想把这混球拧起来抽一顿!


 被他抱在怀中睡得香甜的孙子这阵仗被吓得立即哇哇大哭起来。听到屋里动静,原本躲在门外偷看的李性忠见自己儿子哭闹不已,生怕触了自己老爹霉头,战战兢兢的冲进来,从李如松手中一把抱过儿子,转身就往门外撤去。不过可惜,仍是被飞来的核桃砸中后脑勺,哀嚎了声,捂着头跑出了屋,顺便贴心的把房门关上了。


  一通气撒下来之后,李如松不得不开始考虑后续的一堆麻烦事儿,再怎么说也是自己弟弟,要打要骂也得由自己来,由不得别人抹黑污蔑,如梅是他最宠爱最看好的弟弟,绝不能再让他步如柏的后尘。


  他去找老爷子商量对策,老爷子如今不怎么过问朝中之事,但几十年里经历朝堂诸多风雨,为官之道,自是比他懂得多。


  “都是被你惯出来的”李成梁猛吸了口烟,缓缓地吐出来。


  “长兄如父呗”李如松讪笑道,“做哥哥的自然要罩着。。。”


  “也没见你对如柏如桢多上心。”李成梁瞪了李如松一眼。


  “如柏那脾气,我说他不听呀,如桢你也知道他志不在此我哪能勉强他。。。”


  李成梁摆摆手,道:“得了,如梅那静观其变吧,上头还消息呢,别自乱了阵脚,再说圣上倚重咋李家,对咱留有余地的,安心吧,你老子还在呢,不过还是尽快想办法把如梅调回来吧,跟着杨镐落不得好。”

  

  “你就别瞎参和,把自己赔进去。自打你从李朝回来,朝中御史就没消停过,老子耳根子都生茧了”李成梁把烟杆啪的一声往桌上一扣,声音清脆响亮。李如松打了个激灵,这么多年老爷子积威犹在。

  

  “是是,您没觉得我这段时间都很老实么。”李如松陪笑道,“也就安分的在关外打鞑子罢了。”


  “说的就是这件事儿。”李成梁撑着桌子站起来,走到李如松身前,意味声长的说道,“鞑子在关外安稳呆着便罢了,你又何必事事做绝,留点余地,以后也好变通。”


  “皇上封了你总兵抬举你,你报圣恩守好关口便罢了,犯不着拼命,把自己搭进去。”


  “说如梅的事儿呢,干嘛扯我头上啊。”李如松瘪了瘪嘴,“我也到了知天命的岁数了,知道自己在做啥。”

 

  “食君之禄忠君之事,我只是尽本分而已,反倒是爹你人老了倒是畏手畏脚了这些年你做的事儿可有点不地道啊。”


  “嘿,你这崽子,还敢教训老子了”李成梁佯怒,举起烟杆作势要打,“早晚把自己赔进去!”


  李如松一闪身出了门,从门外探过头,一字一顿说道:“老!子!乐!意!”


  说完便没影儿了。

   “嘿,没大没小的,如梅和他也是一个德行,难怪凑一块儿去了。”李成梁坐了回去,继续叼起烟杆儿,突然笑了起来,“真不愧老子的儿子,有种! ”



评论

热度(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