西门东楼与金瓶梅

顺懂新欢,吹爆奉孝,满宠小公举,不忘旧爱stucky和AL(不是獒龙)我明脑残粉,四叔本命真爱一万年,以上提及西皮不拆不逆我明西皮无节操。

【朱棣/朱允炆】流年 1(自力更生,丰衣足食)

这对算是我入明朝坑萌的第一对西皮了吧【。这么多年来一直想动笔写一篇,但是一直觉得自己笔力太差,一写就会会OOC,所以一拖再拖,这次真的是被逼急了所以试着写一下TUT应该是亲情向!亲情向!!!我写不来其他的【。哭晕

四叔是我的本命,写起来真的太有压力了嘤嘤,史实的话只能保证大致大方向差不离,其他的就求别深究了TUT【。特别是后面会涉及到的建文帝的下落。。。这个。。。你懂。。。是个谜,所以就让我随便YY了吧【。

--------------------------------------------------------------------

1.

“大哥”

  朱棣来到东宫时,朱标正抱着不足岁的幼子坐在厅堂内。

  见四弟来,朱标自然很高兴,忙起身迎了上去,想给自家兄弟一个拥抱,但碍于手上还抱着儿子,只能向朱棣笑着点头示意。


  朱棣见了朱标, 本来也想上前拥抱大哥,大哥为人和善,对弟弟们都挺好的,朱棣小时候犯浑被老爷子打骂时是大哥都一个劲儿的在边上求情,帮他免却了很多皮肉之苦,朱棣自然对大哥更亲。

   但手刚搭上朱标肩膀时,朱棣蓦地想起大哥如今贵为太子殿下,见了是要行礼的。朱棣的手僵在那里,抬头有些尴尬看着朱标。正收了手准备行礼,朱标见状抢先一步将儿子塞给朱棣。


  “在家就别拘礼了,生分的很。”朱标笑眯眯的看着他道。


  朱棣手忙脚乱接过之后,对这个小东西一时间无所适从,最后在兄长的指导下,终于像模像样的让小东西躺在自己的臂弯中。


  朱棣本来挺讨厌小孩儿的,他那几个幼弟整天吵闹得他心烦,恨不得挨个揍上一顿,但怀里的这个小东西既不哭也不闹,安安静静的睡着,软软糯糯的,跟个糯米团子似的,看着倒还挺可爱的。


    “我是你四叔”


  朱棣弯下身凑到他脸旁,然而正睡得香甜的朱允炆打了个哈欠,并没有理会他。

  

  朱棣觉得有趣,伸手拨弄了下朱允炆的脸,见还没动静,又加了点力道上去,被连番逗弄的朱允炆终于被弄醒了,他呷了呷嘴,慢慢睁开眼睛,看着朱棣,竟对他咯咯的笑起来。

  然后。。。尿了朱棣一身。

   

     “你这小兔崽子!!!”


  朱棣咆哮道,忙把朱允炆举在半空,可为时已晚,自己胸口已经浇湿一片。朱允炆丝毫意识到自己闯了祸,依旧对着朱棣咯咯直笑。朱棣被弄得火起,奈何又不能直接扔了出去,只得满脸怒气的盯着这兔崽子。

  

 最后还是朱标上前解了围,依旧笑嘻嘻的把朱允炆抱回来交给乳母,并叫人伺候朱棣更衣。

  等换了衣服出来,朱棣看见这小兔崽子在乳母怀里依旧笑个不停,只觉自己刚才花了眼,明明如此狼心狗肺,自己竟然还觉得可爱。

 这时,朱允炆突然转过头来看向他,口齿不清的叫唤了两声。

  “叫啥呢,兔崽子”朱棣嫌弃的瞪了一眼。倒是身旁的朱标听到叫喊,高兴的说道:

   “哎嘿,他在叫你四叔呢!”

 



评论(4)

热度(3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