西门东楼与金瓶梅

海景房二期基情开售,不接受ky,yz黑,见一个捏一个,依旧hail stucky,依旧爱judy,不接受反驳

【民调局异闻录/二杨】教练车

咳咳,最近和小伙伴拼车拼得超级爽,这里发个二杨的教练车【。感觉时刻都在翻车的边缘。=L=

--------------------------------------------

“操,你到底会不会?”见杨军啥都不做直接准备提枪上阵,杨枭吓得一脚把他蹬开。
“你也这么对你家那位?他没诛你十族?”
“哈?”信息量太大,杨军没反应过来,一脸懵逼的望着杨枭。“诛十族的是他叔好伐”
“...那你继续受着啊,冲着我来是几个意思,你这么来一下,我们以后还能好好相处吗?”杨枭说着,白了他一眼。
“我这不是向你请教么”杨军讪讪的蹲在一旁,活像一只大狗,“以后万一...有经验嘛”
 “那你刚才怎么看都不是请教如何做好下位的意思,是打算翻身那什么把歌唱了?你有这个胆儿去上你家那位么?”
“...”杨军陷入沉默,脸上冒出可疑的红晕,杨枭看着一阵胃痛,多大的人了,脸红个屁叻
  于是,杨枭把杨军摁回床上腼腆一笑,“大羊,说实话,我的身体素质不比你,白头发经不起你们年轻人瞎折腾,不如还是我来言传身教吧”
  杨军听着觉得挺在理的,随后但又觉得哪里不对,“不对呀,你和男人好过?
  杨枭被问得哏了一下,表情变得古怪,语气也有些僵硬的说道,你连这个都不知道,也敢来找我请教?
  "这..."杨军挠了挠脑袋,有些不好意思,“我跟你熟嘛...其他人我也不好意思...”
  杨枭叹了口气,突然就看不明白眼前这人到底是真老实还是城府深,这么一搅和,现在营造的全是学术氛围,哪还有心思滚床单,摆摆手示意杨军,“出 门左右小岔路口有很多卖教材小光盘的,看几碟就会了。”
  “...”杨军见要坏事,立马蹦起来朝杨枭扑过去,杨枭猝不及防又被压倒在床,“实践重要嘛...”杨军舔着脸凑上去,“你看,既然你我两其实半斤八 两的,那就互相学习嘛”
  “...谁特么和你八斤八两了”杨枭简直快吐血了,这厮到底发的什么疯,不去围着他家那位团团转,跑自己这撒欢,“给你两个选择,第一,从我身上 下来,乖乖躺着别动,我来言传身教,第二,马上滚出去自己看片子。”
   “喔。”杨军权衡了下当前形势,乖乖的从杨枭身上滚下来,躺在一遍,“那你教完了我能实操一下么?”
   “...你要还有力气的话...”杨枭决定不再和他废话,直接动手。他跨坐在杨军腰上,一手撑在杨军精壮的前胸,嗯,手感确实不错。杨枭忍不住多捏 了两把。

  “首先...嗯...你买套了么?”
  “哈?”杨军继续实力懵逼。
   “算了...”杨枭决定忽略安全教育科普,反正他们体质也和某些病绝缘,“那么你还需要的就是润滑剂。”
    “喔...”杨军应了一声,一副认真的样子。“你继续”
    “...”杨枭觉得自己头更疼了,面对如此老实的杨军,他...觉得好难以下手。
    “...那么接下来...前戏...你知道么?”杨枭讲着讲着倒把自己一张娃娃脸讲得通红,“要不...我们还是先看片了解下? ”
    “...喂,老杨,你行不呀,不行还是我来吧”这次换作杨军不耐烦了,这人比自己还大,脸红个屁啊叻。
    “你躺好...”杨枭也是郁闷,他从创教到现在,教的也是术法,哪晓得有一天会去教人房中术。他狠狠的吸了口气,豁出去般,埋下头闭着眼去吻杨 军的唇,出乎意外的,这个轮廓刚毅的硬汉,嘴唇出奇的软,吻上去特别舒服,这让杨枭有些意乱情迷。等他张开眼,便见杨军也睁着眼一直盯着他看... 神情极其认真。
 “...咳咳咳咳咳咳”杨枭被他盯得发麻,来不及换气,被自己口水呛得一阵猛咳,刚才那点儿旖旎的气氛荡然无存。
     “你没事儿吧?”杨军不解的看着他,体贴的拍拍他的背,“刚刚不挺好的么?”
     “...你能给点反应么?”杨枭深吸了口气,忍住想掏出钉子恁他的冲动,“你和你那位也这样?你那位不觉得在奸尸?”
     “...呃”杨军决定继续装傻,不过这次他认错态度良好,撑起身,依样画葫芦朝着杨枭的嘴亲上去。

   杨军边啃边试探般的伸出舌头朝杨枭嘴里探去,杨枭惊讶于这厮理解能力何时这么好,还举一反三了,不过还是顺从的张开嘴,让杨军在自己嘴里翻搅着,说实话,杨军的吻技确实不怎么样,比狗啃好那么点,但与方才相比已经是突飞猛进的进步了,杨枭欣慰的想着,并试着用自己的舌去带着杨军在嘴里翻搅,两人一时间竟无法自已。长长的一吻过后,两人都是气喘嘘嘘。

  “你躺好,别动”杨枭平复了下呼吸,一把把杨军按回到床上,“还有,有反应就给点反应,比如你刚刚吻得还不错。”杨枭违心的称赞道。
 “我学习能力挺强的。”突然而来的表扬让杨军有点不好意思,嘿嘿笑了两声。屁!杨枭已经懒得翻白眼了,不理他直接俯下身去啃他的脖子。许是方才那么多操蛋事儿让他有点烦躁,所以下口有点重。
  “你属狗的么?!”杨军这次给了反应,发出一声痛哼,杨枭听后有点不好意思,抬起头腼腆一笑,脸上有点小内疚,但转念又觉得不对,他家那位那么...生猛,也没听他叫痛呀。
  发现杨枭用怀疑的眼神看着自己,杨军尴尬的笑了声,“没事,就有点儿紧张”
  “...”你特么刚才要上我的时候怎么没见紧张呀,杨枭决定不再理他,直接按自己的节奏干,学得到多少看他自己造化。不然...杨枭觉得再这样自己真的坚持不下去了。

评论(15)

热度(2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