西门东楼与金瓶梅

顺懂新欢,吹爆奉孝,满宠小公举,不忘旧爱stucky和AL(不是獒龙)我明脑残粉,四叔本命真爱一万年,以上提及西皮不拆不逆我明西皮无节操。

勉传里勉仁相关总结第一弹

我就是来总结一下勉传里面勉仁的各种小甜饼,嗷嗷真是萌死我了!

入我教者,信则有,不信则无!勉仁大法好!

第一弹:吴勉变白毛,广仁一些基本设定

第二弹:广仁这师祖叫的真有爱【。

第三弹:口是心非的吴勉

第四弹:那晚到底发生了什么【。远目

第五弹:连手坑了问天楼主

--------------------------------------

 徐福似笑非笑的看了小方士一眼,不再继续刚才的话题,只是向他问道:“你叫什么名字?” 
 
  小方士顿了一下,他不明白徐福这是想干什么,犹豫了一下之后,还是说道:“勉……我叫勉” 
 
  “勉?”徐福微微的皱起了眉头,不过转瞬之间他就明白了这个单字姓名的意思,方士总管刚才介绍小方士的时候,说出了他宫奴的出身,大秦律例奴隶有名无姓。勉就是他的名字。 
 
  听到小方士勉的口音捎带吴侬软语,徐福淡淡的笑了一下,再次看着他说道:“你是吴人?”勉只是点点头,没等他说话,大方师身后的广仁已经向前一步,在徐福的耳边恭恭敬敬的说道:“大方师慎言,吴已灭国百年,现今天下一统皆为大秦子民,再不分吴人楚人。” 
 
  广仁看似是在劝告大方师徐福,但是眼睛却冷冰冰得盯着还在趴在地上的方士总管。徐福明白他的心思,始皇帝统一天下之后颁布律令,凡再有以亡国之民自居者,皆以反叛之罪论处,自称吴人就有被灭族的罪过了。 
 
  徐福冷哼了一声,他没有理会自己的大弟子,继续对着小方士勉说道:“既然你入了方士之道,就已经脱了奴籍。从来没有过有名无姓的方士,我送你一个姓,从今天起,你就叫吴勉——方士吴勉”说完之后,徐福转身看了一眼地上的方士总管,他伸出手指虚画了一个圈,方士总管身上的千斤压力顿时消失的无影无踪。 
 
 
 
 
 这四人为祈福祭祀护法,要分别镇守讲道场的四方位。眼看四人走出道场大门就要分手,回到各自的护法镇守之位时,四人当中年纪最大的一个四十多岁男子突然说道:“大方师看错人了……” 
 
  这人此言一出,其他三人同时收住身形,目光都落在这人身上。四人都没有再说话,场面一时之间静的连各自的心跳声都能听到。半晌之后,广仁看了这个人一眼,随后冷冷的说道:“广孝,不要乱说,大方师的心思不是我等之人可以妄自揣度的” 
 
  那名叫做广孝的年长男子无所谓的笑了一声,说道:“广仁师兄,我和你们不一样。大方师早就说过我是暂投方士之道。迟早要另投他教的。你们不敢说的话,就让我来说,也没什么大不了。” 
 
  广孝一边说着,一边将目光逐一在其他三人的脸上扫过。他看着这三人的表情,顿了一下之后,说道:“眼看明日就是大方师的出海吉期,请问三位师兄师姐,大方师安排你们三位当中,哪位接了大方师的道统?” 
 
  看着默不作声的三人,广孝嘿嘿一笑,继续说道:“只怕那个小方士,正在道场里面接受大方师的道统。用不了几年,只要大方师出海未归,你们就要尊他为下一任的大方师了。” 
 
  这话一出口,场面又是一阵寂静,那三名白发男女各怀心事,却不愿将心腹事表达出来。突然,另外一个二十五六岁的白发男子哈哈一笑,拍着巴掌广孝说道:“好手段,难怪大方师说,当初如果你广孝弃了方士之道,专修合纵联合之术,哪里还有苏秦、张仪的出头之日?恐怕现在大秦一统天下的局面也要改一改了。” 
 
  这时,一直没有说话的白发女人回头看着徐福和吴勉所在的方向,嘴里幽幽的说道:“这种程度的幻术只是微末小技而已,凭它来归属道统,儿戏了吧……” 
 
  广孝看了这个女人一眼,口中带着几分嬉戏的语气说道:“广悌师姐,你在那个小方士的年纪,也能看穿这种微末小技吗?” 
 
 被叫做广悌得白发女人之前就和广孝有些恩怨,她回头冷冷的看了广孝一眼,本来垂到腰间的白色长发慢慢地向四外飘散开,这个动作让她身边的三人脸色大变,除了广仁之外,广孝和剩下一个白发男人同时向后退了一步,站定之后,广孝脸上的表情还是阴阳不定,看的出来,他对广悌的举动非常的忌惮,犹豫了一下,广孝又斜着后退了几步,一直退到了广孝的身后,才止住了脚步。 
 
  广仁看了一眼冷若冰霜的广悌,又看了看自己身后的广孝和另外一个白发男子,微微的叹了口气之后,说道:“时间不早了,大家各回本位,开始为祈福护法。” 
 
  广仁的这句话算是给广孝解了围,白发女子的目光终于从广孝的身上移开。几个白头发都将目光转到已经关上门的讲道场,几个人都再没有说话,相互看了一眼之后,几乎同时离开,去了他们应该去的地方。 
 
 
 徐福听了之后,微微的一笑,说道:“你猜的倒是差不太多,不过关于不老丹药的事情,还有是要和你说一下。就算有了你这样的体质,也不见得都能过了最后一关。你见过我那个叫做广仁的徒弟吗?他的体质和你一样,但是服药之后,还是有了药性相斥的状况,是我花了一些外力,广仁才能保住他那条小命。本来还有一件小玩意是要他来继承的,现在他是不敢奢求了。看来也是要便宜你的” 
 
徐福将这散发着五彩流光的物体递了过去,吴勉赶忙向前一步伸手去接。没曾想眼见着就要接到的时候,大方师的手突然变向,向着吴勉的胸膛伸了过去,那团发光的物体接触到吴勉胸膛的一刹那,竟然瞬间从徐福的手上消失。就在同一时刻,吴勉只觉得胸前一凉,身体里面已经有了异物感。 
 
  看着吴勉惊讶的表情,徐福微微的一笑,说道:“这颗种子是我力量的本泉,本来是要留着广仁的。可惜他的体质和不老药有冲撞,已经不适合接受这颗种子。索性今天我就好人做到底,再让你捡个便宜吧。我已经将种子暂时封印起来,等到你服下不老丹药之后,这颗种子才会活跃起来,不过至于这颗种子会成长到什么程度,就看你的造化了。” 
 
  这时吴勉惊讶的表情已经慢慢恢复,他深吸了口气,感觉到身体中的异物感没有什么不适之后,才抬头看着徐福,也不用大方师的尊称,直接开口说道:“那么你怎么知道,我服下不老药之后,不会和广仁一样出现药性相斥呢?他有你保着才不至于丢掉性命,那么我呢?一旦我运气不好,死在了不老药的药性中,你这颗种子不就流逝掉了吗?” 
 
  “那就凭你的造化了”徐福看着吴勉抿嘴一笑,接着说道:“退一步说,就算你的时运不济,真的过不了最后一关,你身体里的种子也不会因此消失。你以为广仁他们几个会眼看着这颗种子流逝掉吗?”大方师说到最后一句话的时候,眼角嘴边露出一丝古怪的微笑。 
 
 
 
 
最后一句话让吴勉莫名其妙起来。这时徐福脸上的笑容收敛,话锋一转,接着说道:“如果你的运气好,能平安的化解了不老药的药性,也按着顺序到达这九个地点,你身体里面的种子也许就能成长为连我都要仰望的参天大树。到那时你记住我的一句话,不要妄想用你的能力来改变时代的走向。国与国的更替,民族之间的消亡。一切都是天意使然,我们这样超脱生老病死的人本来就是逆天而行,再妄想改变天意的话,只会招来天谴,到时候就是我们方士灭门的时候了” 
 
  徐福的突然转变,让吴勉一时有些错愕。片刻之后,他对着大方师说道:“这话应该是对着广仁他们几个人说吧?” 
 
  这时,大方师有些无奈的苦笑了一下,说道:“如果广仁他们能明白,我也不用把这一切交付给你了。你也不用多想,该明白的时候就什么都明白了” 
 
 
 
 这个变化算是变成长生不老体质的副作用,服下丹药之后,虽然有了绵绵不绝的寿命,但是每过三年这长生不老的体质就会消失十三天。这个算是服下长生不老之人的共性,就算是像徐福那样神仙一般的人物,也躲不开这种莫名其妙的共性。 
 
  大方师尝试过很多的方法,想要将这十三天的衰弱期板过来,但是几百年过去了,他还要每三年都要经历十三天的煎熬。 
 
  吴勉听着归不归说完之后,低头想了半刻,随后又将目光对准了归不归,说道:“如果是你,还有广仁他们遇到这十三天该怎么办?” 
 
  归不归叹了口气,说道:“以前守在徐福身边,左右都是白头发的硬茬子,十三天一晃就过去了。后来我自己一个人的时候,就要找个地方躲起来。你也知道,谁这一辈子没几个仇人?加上我好打抱个不平什么的,真要是有仇家算准日子来堵我,就算有通天的本事使不出来,那跟三岁的小孩子也没有区别” 
 
 
 
 
 
 吴勉翻着眼皮看向归不归,说道:“你到底还知道什么?” 
 
  他盯着归不归的时候,这个老家伙正在看着总管大人倒地的位置,同时嘴里说道:“这里本来应该是战俘和奴隶祭天的地方,现在那些尸骸哪里去了?” 
 
  听了归不归的话之后,吴勉先是一仰眉头,随后马上就明白了这个老家伙话里面的意思,他的瞳孔一阵的紧缩,嘴里一字一句的说道:“尸骸被封在陶俑之中—”说到这里,吴勉顿了一下,扭过头也看向总管大人倒地的位置,接着说道:“祭天之后,把祭品保存在陶俑之中,顺便封住了他们的怨气,再让祭品来守住这里,防着有人闯进来。这一环套一环的,谁有本事摆这个阵?” 
 
  “这个阵法是百年之内新创的,要不然我老人家也不至于看不出来。本来我以为是徐福那个老家伙造的孽,不过现在看起来是冤枉那个老家伙了”归不归说到这里的时候,转头看了吴勉一眼,说道:“你说大方师主持祭祀,会带着谁来?” 
 
  说完之后,也不等吴勉给出答案,他已经将头转了回来,看着里面密密麻麻的陶俑人自问自答的说道:“干得不错嘛—广仁” 
 
 
 
 
 
 
“嗷!……”人影突然一声惨叫,它的身体瞬间化成了烟雾猛地向着四外扩散开,但是这次像是被什么东西吸引一样,只是扩散了刹那之后就重新聚拢在一起,再次凝结成人影的样子。 
 
  这时吴勉慢慢抬起了头,盯着眼前已经开始瑟瑟发抖的人影,用一种不属于他的语调,慢悠悠的说道:“广仁这个多管闲事的毛病还是没有改过来,当初已经说了,这里我只有安排,不需要他多事,想不到他还是自作主张的把你藏在这里” 
 
  说话的时候,人影有些惊恐的看着吴勉,还没有明白到底出了什么事。这时,吴勉将已经抓紧它身体里面的手轻轻的一握,人影又是惨叫,它已经瘫倒在地,如果不是吴勉抓着,现在人影已经在地上抽抽了。吴勉看着它淡淡的一笑,说道:“说,广仁是怎么给你下的禁制?”人影颤抖着说道:“凡是……进入主……主祭坛者……格杀” 
 
  “格杀?”吴勉听了又是咯咯一笑,盯着被抓在手心里的人影说道:“广仁什么时候这么有气势了?他如果早点这么有出息的话,大方师的位子早就传给他了,何苦让我委屈就全几百年?” 
 
  这句话说完之后,人影终于明白过来,它颤着声音说道:“你,大方师?”吴勉没有回答,而是再次的问了一句:“再问你一遍,广仁是怎么给你下的禁制?” 
 
  这次人影没有马上答话,它身上抖动的幅度越来越大,似乎这个答案它根本就不敢说出来。这时的吴勉有些不耐烦了,抓住人影的手再次突然一握,人影就像被通了电一样,浑身抽搐个不停。片刻之后,吴勉微微的松开了手,人影便迫不及待的说道:“他让我看守大方师留在这里的东西,有偷盗者杀,无意闯入者吓唬一下,让他们不再敢回来” 
 
  吴勉听了之后脸上的表情开始变得森然起来,盯着人影,再次说道:“那么你是怎么破了这个禁制的?“ 
 
  人影知道说出实情之后,自己断无好下场。不过事到如今说出来反倒坦然了,说出话来也不那么抖了:“广仁把我和这里的主祭坛连在一起,不过他没有想到,当天晚上大方师你又回来破了祭坛的禁制,捎带着把我也解脱了出来……” 
 
  吴勉有些无奈的笑了一下,说道:“怨我了,不过既然是因我而起,那么也就由我来了结吧。”说完之后,吴勉顿了一下,脸上的表情也变得淡然,对着人影继续说道:“你做了遣鬼有两百多年,才害得你无法投胎所心生怨气。根由也是我师徒二人对你不起,今天就一起了解了吧” 
 
 
 
 
一天之后,几个人出现在这座已经废了的祭坛中。这几个人在祭坛中转了一圈之后,带头的白发男人在总管大人一半尸首的手中,发现了那颗还被紧紧握着的蜡丸。一个红头发的男人将蜡丸抠了出来,恭恭敬敬的递给了白发男人。 
 
  白发男人将蜡丸拿在手中,看着身边的这个红发男人,喃喃的说道:“火山,你说我是不是错过了什么……” 
 
 
 
 
 
吴勉接到盒子之后,心中一阵的激动,也没有心思去打理前面的老头子。当场就打开了盒子,露出来里面一付用绢帛制作的卷轴。卷抽正反两面都用蝇头小字密密麻麻的写着什么东西。这些字吴勉看着都熟悉,但就是想不起来字义是什么。 
 
  看着吴勉举着绢帛在发呆,老家伙的老毛病又犯了。他侧着身子靠在车帮上,咧嘴冲着吴勉一乐,说道:“那个叫做四平经,是徐福总结的方术要点。想不到老……大方师还真下本,这世上就俩人得了四平经,一个是你,一个是他的大徒弟。广仁得的还是抄本,真迹便宜你了” 
 
  吴勉有些迷茫的看了看驾车的老家伙,徐福、广仁这些名字听着都耳熟,但还是想不起来他们是谁。不过有一件事他还是马上就反应了过来,抬眼皮看了驾车的老家伙一眼,说道:“你怎么知道的四平经?谁让你看的?”说完之后,他本能的抬手,食指拇指对着老家伙的方向搓了一下,似乎这一下能搓出什么来。可惜的是,除了指尖泥垢之外,什么都没有搓出来。 
 
 
 
 
  此事之后,火山对自己的师傅,更是百倍的言听计从在百年之前,自己的功法还没有被徐福封印,归不归根本都不会用正眼来看火山。但是现在这种情况,他就只能绕着火山走了。 
 
 
 
 
 
等到吴勉和归不归再次到了地上面香房的的时候,就见这时的厢房里面多了几个人。为首的一个正徐福的大弟子广仁… 
两拨人相见之后,都不由自主的愣了一下。吴勉和归不归是想不到会在这里遇到这位新任的大方师。吴勉见到火山站在广仁的身后正在看着自己,他将头微微一低,就当没有看见火山。 
 
  而广仁除了没有想到会遇到他们二人之外,在吴勉的身上短暂停留了一下之后,广仁的目光最终停留在归不归的脸上。 
 
  冷场了片刻之后,归不归先是哈哈一笑,说道:“让大方师你亲自来接,还真是有点受宠若惊。其实你随便找个徒弟,对着下面喊几声,我们哥俩就马上出来迎接大方师,也不用你这么干等了”就在归不归的话音落地之时,众人的脚下突然一阵剧烈的抖动,随后一阵浓烟从坑道中冒了出来,看样子,地下桃林连同那间内室都化为了尘土。广仁众人就像没有丝毫的感觉一样,眼睛都在盯着归不归和吴勉二人。 
 
  广仁听了归不归的话之后,跟着微微一笑,说道:“一百三十三年不见,归师兄你还是一点没变,依然那么的风趣。当年前任大方师是立下过规矩,自我一下所有的人都要称呼你师兄的。虽然我入门早了那么两天,但是心里面却真的是一直拿你当做师兄看的” 
 
  说到这里,广仁停顿了一下,目光向着归不归身上的男人扫了一眼,接着说道:“这个就是那位仙人的皮囊了吧,千年不腐不说,现在还犹如活人一般。归师兄你真是好运气,这样的仙尸也能被你找到—真是帮了我门人的一个大忙了” 
 
  广仁说话的时候,归不归脸上一直都挂着笑意。直到听到他最后一句话的时候,老家伙的笑容僵在了脸上,说道:“等一下,你最后一句话什么意思?什么叫我帮了你门人的大忙了?” 
 
  广仁也说不说话,对着他带来的人招了招手。一个高高大大的中年汉子走了过来,对着这个中年男人说道:“这是你们家的事情,你自己跟归师叔说” 
 
  高大男子答应之后,转身对着归不归施了一礼,说道:“归师叔,您背上扛着的是我一位成仙得道的祖先。当年他老人家就在此地羽化,为防他老人家的仙体受损,才有我这一支不肖子孙在此地护陵。归师叔,还请您把我的这位祖先留下来” 
 
  归不归咧嘴冲着高大男子笑了一下,说道:“那么说你就是这辽西郡的郡守大人了?我还说你们家出事半年多了,为什么一直不见你想办法解决,就是一味的往里面填人。原来是找门路拜师去了。现在大方师都被你说动了,我还能怎么样?好吧,只要你能证明我背着的是你先人,这幅皮囊我就留下” 
 
  这句话说得郡守大人姬器就是一愣,他眨巴眨巴眼睛,喃喃的说道:“证明?怎……怎么证明?”归不归一本正经的说道:“你喊他,他要是答应了,我就把他留下来” 
 
  姬器瞪大了眼睛,想不到广仁都要叫师兄的人,能这么的不要脸。他张了嘴巴,回身看着广仁,说道:“大方师,你看这……这……” 
 
  广仁摆了摆手,示意郡守大人住口,随后冲着归不归笑了一下,说道:“归师兄,给我一个薄面。这具仙尸就留给我这个门人吧,实在不行的话,我来作保,仙尸确实是我这门人的祖先” 
 
  “大方师你都这么说了,我还能怎么样?”归不归应承了一声之后,将肩上的男人放了下来。姬器急忙过来,连同广仁的另一个徒弟一起,小心翼翼的将男人抱到了广仁的身后。 
 
  “你们的祖先也还了,那这里就没我们哥俩什么事了。我这小兄弟的肚子不太舒服,我陪他去找茅房,就不陪你们了”归不归说完之后,和吴勉各自抓着吞獒和尹白,就向着门口的位置走过去。 
 
  他二人走了还没有两三步,就听见广仁再次说道:“别那么着急走,还有一点小事情”说话的事情,广仁有意无意的垮了半步,挡在了归不归和吴勉的身前。 
 
  广仁只是微笑的看着归不归和吴勉,他没有再说话。倒是广仁身后一个弟子说道:“你们手中的两只妖兽,一起留下吧” 
 
  归不归翻着眼皮看了说话的人一眼,随后嘿嘿一笑,看了一眼抓在手中的吞獒,又看了一眼说话的那个人,说道:“刚才那个说是他的祖先,我才把皮囊给他留下的。怎么,这两只畜生也是你的祖先?不过看着可不怎么像啊。嗯?你随你爸爸?” 
 
  这人顿时涨红了脸,看着如果广仁不在场的话,他能马上就过去和归不归拼命。就在这时,广仁慢慢的转回头瞅了这人一眼,没等他说话,一头红发的火山已经到了这个愣头青的身边,抬手对着他就是一巴掌。 
 
  这一巴掌的力道大了一点,愣头青被打的翻身栽倒。脑袋磕到了地上的石子,顿时鲜血直流。还没等他起身,火山对着他又是一脚,这一脚用了巧力,竟然将愣头青踢出了香房,听着落地的动静不小,但是细品品又不像受到多大的伤害。 
 
  这时火山才对着广仁和归不归各自施了一礼,随后对着归不归解释道:“那人是广孝师叔的徒弟,在大方师座下学礼。今日冒犯了归师叔,如果归师叔觉得不解气,我现在就再狠狠的责罚他” 
 
  “责什么罚啊,那么麻烦干什么”归不归打了个哈哈,说道:“直接宰了吧,省的已经替方士这一门丢人现眼的” 
 
  火山愣了一下,他倒不是不敢去结果门外的愣头青。只是那人是广孝的徒弟,自己冒然接过了他,势必会引起广孝和广仁的不合。给广仁去惹事端,是他火山无论如何都做不出来的。 
 
  “归师叔在和你说笑呢”广仁提火山解了围,他微笑着看了一眼自己的大徒弟,接着收敛了笑容,正色说道:“你安排一下,踢这人出方士的门墙。也和你广孝师叔解释一下,如果日后他胆敢以方术害人,必让他魂飞魄散,永世不得超生” 
 
  广仁说完之后,对着归不归笑了一下,说道:“让广字辈的弟子在我门下学礼,本来是想让他们收敛一下自身的戾气。想不到现在礼没有学成,还越发的狂妄起来。归师兄,这次真的让你见笑了” 
 
  客气的话说完之后,广仁顿了一下,目光在吴勉的脸上扫了一眼。继续说道:“妖兽的事情不急,我们都是方士一门,左右都在我们一门的掌控之中。不过还是有点小事情要劳烦一下吴勉小兄弟” 
 
  说到这里,广仁的目光终于落在了吴勉的身上,说道:“讲道场一别,数载未见。想不到再见面的时候,小兄弟你也成了我们这样体质的人。本来还以为前任大方师走后,你会来找我,毕竟我接了大方师的道统。关于方术的事情,也会给你一点意见” 
 
  广仁的话刚刚说完,还没等吴勉客气几句,归不归先笑嘻嘻的说道:“客气的话说完了,是不是就该说几句不太客气的话了?比这两只畜生更重要的,我猜猜,那个东西你用不上—那么就剩下长生不老的丹药了,是吧” 
 
  广仁早就习惯了归不归的做派,他笑了一下,并没有回答这个老家伙,而是从怀里掏出来一颗小小的蜡丸。广仁将蜡丸手中晃了一下,随后对着吴勉继续说道:“这个小东西,应该是小兄弟你留在秦皇宫下面的地宫里吧?而且你也不会只有这么一颗吧?” 
 
 
 吴勉不知道广仁葫芦里面埋得什么药,现在的情形,只能走一步算一步。吴勉点了点头,对广仁说道:“这药丸我有三颗,你手里的那颗我送给别人了,可惜那个人无福消受。” 
 
  广仁淡淡的一笑,他收起了药丸,口里说道:“如果说,我也想向小兄弟你借一颗长生不老的丹药。应该不会太难吧?” 
 
  这次没有等吴勉答话,归不归先替他说道:“也不会太容易,怎么说这也是长生不老的丹药。如果说借就借的话,那满大街的人就都长生不老了。话说回来,广仁你是说‘借’吧,有借有还,你借了长生不老的丹药,怎么还呢?可别说你们前任大方师走之前,偷偷把你叫到他的小屋子里,然后又偷偷摸摸的把这丹药的方子给了你。你这第一炉的丹药还没有炼出来,要等你炼出丹药之后再还吧?” 
 
  广仁叹了口气,他的目光从吴勉转移到归不归的脸上,现任大方师收敛了些许的笑意,看着归不归,说道:“归师兄又在说笑了,我哪里会有那种仙方?丹药自然不会白借,只是这次出来的时候走的匆忙,身上没带什么可以用作抵押的物品。这样,丹药借给我一颗,就算我欠吴勉小兄弟一个人情。日后这个人情我一定还上” 
 
  丹药对吴勉来说,本来就是身外之物。反正他也是长生不老的体质,这丹药对他已经没有什么作用。虽然这是归不归一直在对着他使眼色,但是吴勉还是无所谓的将怀里的瓷瓶掏了出来,对着广仁说道:“一颗够了吗?” 
 
  没等广仁答话,归不归先是大声的吼道:“够了!你以为他拿这个当饭吃吗?” 
 
  吴勉没有搭理他老家伙,他将瓷瓶塞子拔掉,倒出来一个蜡丸在掌心里,递给了广仁。广仁托在手心里反复的看了几眼,确定无疑之后,才将这颗蜡丸收好。 
 
  这时,归不归想起来了什么。对着广仁说道:“不对啊,之前丢在皇宫里的丹药已经在你的手里了,已经有了一颗,你还拉下脸来再要一颗做什么?” 
 
  得到丹药的广仁心情大好,他也不跟老家伙一般见识,还继续微笑着说道“这几年我也找到过几个相当有天赋的方士,只可惜他们都被区区几十年的阳寿禁锢。就算天赋再高,区区几十年的阳寿也不可能得到多大的成就。如果把他们都变成像你我这样体质的人,假以时日,他们这些人在方术一门的成就,不会少于你我” 
 
  听了广仁的话之后,吴勉的眉头竟然皱了起来。他对广仁的话不以为然,如果广仁的话可行的话,那么几百年前,徐福早就开始大散长生不老的丹药。那现在的白头发恐怕就已经成灾了。 
 
  就在广仁说话的时候,香房之中突然走进来一个四十多岁的中年人。这人进来之后见到吴勉的时候愣了一下,随后看了看广仁,犹豫了一下之后还是没有敢直接的找大方师。这人不言不语的走到了火山的面前,凑到火山的耳边,压低了声音说了几句话。说话的时候,还递过去了一封竹简。 
 
  这人说话的时候,火山的眼睛就是一亮,随后他在看着吴勉的时候,就变了眼神。火山接过了竹简之后,自己并不敢先看。火山没有丝毫的犹豫,他走到了广仁的身后,等到广仁说话间歇的时候。才如同见缝插针一样,压低了声音将自己刚才听来的话,又在自己师傅的耳边重复了一遍。 
 
  广仁听完之后,看着吴勉的眼睛几乎就快眯成了一条直线。这时的归不归发现苗头不对,马上拉着吴勉想要离开:“长生不老的丹药也给你了,这边就没有我们哥俩什么事了。那我们俩就先走一步了”说话的同时,归不归拉着吴勉想绕过广仁,从他的身后绕开。 
 
  可惜没等他俩走几步,广仁便斜着跨出一步,再次拦在吴勉的身前。这位新任的大方师没有搭理归不归,直接对着吴勉说道:“小兄弟,除了这长生不老的丹药之外,大方师还有什么东西交给你保管?” 
 
  吴勉冷眼看着广仁,说道:“你们大方师交给我的东西多了,我怎么知道你想要什么?”吴勉特有语调说出来,这话就显得更加不入耳。新任大方师还没有说话,他身后的火山已经涨红了脸,眼睛死盯着吴勉,好像随时就要过来跟吴勉动手。 
 
 广仁的后脑勺就像长了眼睛一样,回头看了自己的大徒弟一眼。就这淡淡的扫了一眼,竟然就把火山的怒火降了下来,现任大方师的首徒身子微微一颤,随即立刻低下了头。这时广仁才重新的对着吴勉说道:“当初讲道场一别不久,小兄弟你就在不远处辽东郡的燕山山脉出现过。两年之后你又去了离此地千里之外的苗山,不知道你是怎么遇到归师兄的。但是之后你和归师兄一起在灞上城出现,这是没有错的。在灞上城中,你们又找到了原秦皇宫的那位方士总管,你们三人在汉军进驻咸阳城的前一个晚上,进入到了秦皇宫之内。那位总管大人的命不好,被劈成了两半留在了皇宫的密道之内,也把这颗长生不老的丹药留在了那里。之后,又有人在阳山山脚见过你们俩,一直到今晚我们能在这里相遇” 
 
  这一串话说出来条理分明,真难为广仁是怎么在这段的时间内总结出来的。听完之后,吴勉和归不归二人的脸上都变了颜色。本来以为已经差不过把广仁糊弄过去,想不到刚才的中年人进来之后,一切都变了,广仁竟然就像这几年一直都在吴勉身边看着一样,对他的行动清清楚楚。吴勉和归不归对视了一眼,两人都没有说话,都在等着广仁后面的重点。 
 
  果不其然,广仁见到这二人的反应微微的一笑,顿了一下之后,继续说道:“不要误会,因为小兄弟你是前任大方师器重之人。大方师走前虽没有特意嘱咐,但是我也不能眼睁睁的看着你失散在这人世间。故此,我特命了门下弟子去找寻你的下落,但可惜的是,他们每次都是晚了一步才找到你曾经落脚的地方。我这门人到的时候,小兄弟你已经到了其他的地方” 
 
  说话的时候,他又回头看了火山一眼。虽然还是一句话没说,但是这师徒俩的默契几乎就已经到了登峰造极的地步。只是一个眼神,火山就明白自己的师傅这是要干吗。火山恭恭敬敬的将刚才中年男子给他的竹简递给了吴勉。吴勉打开看了之后,上面密密麻麻额记录着他这几年的行踪,详细的就连他自己都快忘了的细小事情都记录在册。 
 
  看完之后,吴勉将竹简扔还给火山。随后冷眼看着广仁,说道:“那么你说大方师让我保管什么东西,又是什么意思?你们大方师给我东西的时候,你在旁边偷看来着?” 
 
  “我哪里有那样的胆量”广仁哈哈一笑,接着说道:“只不过我接手大方师之后,整理本门之物的时候,少了几样还算珍贵的物件。算起来应该是前任大方师多年之前,在机缘巧合之下,将这几样本门的物件分散藏于名山大川之间。当年他老人家将小兄弟你独自留下,八成是将这几样物件托付给小兄弟,以便你修炼本门的方术功法。不过这几样物件确是本门之物,小兄弟如果功法已成,还是将那几样物件归还本门的好” 
 
 广仁这几句话说得不温不火,但是言下之意已经表露出来。这是让吴勉将在徐福那里得到的好处统统的还了出去。 
 
  广仁说话的时候,吴勉就看着他一直的冷笑。等到现任大方师说完之后,吴勉刚要说几句讥讽的话时,却被归不归抢先说道:“广仁,你这就是欺负吴勉初来咋到,不知道里面的规矩了。” 
 
  老家伙顿了一下,目光扫了吴勉一眼,随后继续说道:“送出去的东西都算是大方师的私产,还没有听说过有哪位大方师去追要前一任大方师送出去的东西。广仁啊,不是我说你,你这也算是开了一个先例了。” 
 
  说到这里,归不归回头看了火山一眼,对着他说道:“还有你,小火山,等你以后接了你师父的位子之后,记得啊,把他当初送出去的东西都要回来!要不然你就亏了” 
 
  火山就像没有听到一样,目不斜视的盯着前方,他没接老家伙的话茬。广仁倒是不在乎的笑了一下,看向归不归,说道:“归师兄,你这是一个好主意。如果有那么一天的话,我一定列好清单交给火山,以免他日后追讨的时候,再有什么遗漏”这句话说完,归不归瞪大了眼睛,喘了几口粗气,张了嘴巴又闭上,竟然找不到可以反驳的余地。 
 
  广仁的话说的风雨不透,竟然将归不归憋了回去。最后吴勉冷笑了一声,对着广仁说道:“好,列清单最好。你列好清单,只要清单上面有的,我就交给你,剩下的东西就不是你们门中流传出来的了吧?” 
 
  广仁看着吴勉的眼睛再次眯缝了起来,想不到这个吴勉年纪轻轻,竟然也能在话语之中堵他一回。广仁哪里有什么清单,只是当初徐福把吴勉独自留在讲道场之后,他已经注意倒着这个年轻人。之后就和他说的一样,广仁派出了门人去找寻吴勉的下落。派出去的门人不知道是不是命不好,每次都是慢了一拍才跟上吴勉的行踪。直到这次巧遇到广仁,才发现吴勉竟然和自己的师傅汇合了。 
 
  本来广仁还以为徐福不过是送了吴勉几颗长生不老的丹药,又教授他几种方术的心法。但是刚才听到这几年来吴勉去过的地方,他就马上明白过来,徐福单独留下吴勉,八成给了几个地址,在这些地方给他留下了珍贵的典籍或者法器,或者还有什么更加珍贵的东西。 
 
  当初有一件对于广仁至关重要的物件,广仁升座大方师之后,找遍了道场也没有找到那个物件,现在看起来,应该已经到了吴勉的手里。 
 
  被吴勉堵了一下之后,广仁收敛了笑容,看着这个白头发的年轻人,淡淡的说道:“清单什么的也不需要了,只要是前任大方师留下的,都属于本门的物品。交出来吧” 
 
  “你这又是何苦呢”归不归叹了口气,说道:“我说广仁呐,听我一句劝,你们大方师不是死了,也不是不回来了。等他在海上待够了,回来的时候知道你要他的后账,你说你们大方师会怎么想?就他那小心眼儿,到时候倒霉的还是你啊” 
 
  这句话出口多少有了点作用,广仁沉默了片刻之后,但是再说话的时候,本意还是没变:“归师兄,多余的话不用说了,现在的大方师是我,就算前任大方师回来,这局面也扭转不了。我不难为你们俩,只要把前任大方师留下的物件交出来,你们的事情我再不过问。” 
 
  归不归还想再劝几句,但是广仁的话已经把吴勉的火勾了起来。吴勉冷冷一笑,抢在归不归前面说道:“如果我什么都不交呢?” 
 
  看着吴勉的样子,广仁突然笑了一下,说道:“那就没办法了,我就自己拿……”他这话说完,身后的众弟子自火山以下,都将目光盯在了吴勉身上。而且已经有人开始向背着的包袱摸去,看里面鼓鼓囊囊见棱见角的样子,就知道是某种法器无疑。 
 
  眼看着局势急转直下,随时就要动手的时候。归不归突然哈哈一阵大笑,这才把众人的目光都吸引到了他的身上。笑完之后,归不归看着广仁,说道:“我说大方师啊,你是不是把我忘了?不管怎么说,这事儿也绕不过我吧?” 
 
  “你一定要趟这个浑水吗?”广仁冷笑了一声,这时也懒得跟归不归假客气了。他直接点名道姓的说道:“归不归,我知道你的实力还在广孝他们之上,但是你的功法被前任大方师封印了百年,这百年以来你的功法原地踏步,没有丝毫的长进。而且现在刚刚解开封印不久,对上我你有几成的胜算?说五成算是给你面子了吧?” 
 
  归不归哈哈一笑,说道:“五成?不用那么多,有个两三成我就知足了。不过你想制住我恐怕也不是那么容易的吧?” 
 
  说到这里,老家伙的眼神在广仁身后的众弟子身上扫了一圈,打了个哈哈之后,继续说道:“真动手的话,可别指望我会按着规矩来。要制住我,大方师你当然不会有问题,但是你这里起码也要死上一半的人吧?而且要是你一个不小心再翻了船,哪怕只留下一点小伤,你猜猜广孝会放着这么一个大好的机会不动手吗?说实话,广孝那个小家伙的脾气秉性挺像我,都不太按着规矩来。” 
 
  归不归的话说中了广仁的死穴,徐福出海之后,虽然将大方师的位置传给了自己,但是也给他给下了一个隐患。他的背后一直有一双眼睛在盯着这位新任大方师,这双眼睛的主人叫做广孝。 
 
  说起广孝来,也算是一个异数。当初他拜在大方师徐福门下的时候,徐福就看出来广孝于方士一门无缘,早晚要改投他教的。与人做嫁衣的事情,徐福当然不会轻易的接下。但是这个年轻人实在太执着,当时就跪在山门之前,只要徐福不收他为徒,广孝就跪死在这里。 
 
  这一跪就是五天,就在广孝还剩下最后一口气,眼见着就要不行的时候,徐福终于被他的诚意打动,收广孝做了徒弟。而且还放出话来,说日后如果广孝要改投他教的话,任何人不得加以阻拦。这句话虽然给了广孝某种程度上的自由,但是也基本上断了他继任下一任大方师的念想。 
 
  徐福在的时候,广孝倒还不敢做出太出格的事情。但是大方师这一出海之后,广孝的的狐狸尾巴立刻就露了出来。他开始满世界的去寻找吴勉的下落,就连瞎子都知道,他这是看上了吴勉身体里面的种子。 
 
  广孝要种子的意图太明显,虽然后来吃了个小亏,才回去休养。但是他的伤势早就康复,现在正在冷眼旁观广仁的一举一动,随时准备找机会取而代之。广仁曾经不止一次的想要把广孝连根拔起,但是广孝经营的风雨不透,一时半会还真的找不到吴勉的麻烦。 
 
  被归不归提到了广孝,广仁的心里又开始重新的计算起来利害得失。只可惜算上背后虎视眈眈的广孝之后,现任大方师怎么计算都不会出来什么好结果。 
 
  看到自己的师傅面无表情,也不开口说话。广仁其中的一个入门不久的弟子会错了意,以为自己的师傅念在同门之谊,不方便动手。有事弟子服其劳,只要制住了这个叫做‘归不归’的老家伙,那个叫做‘吴勉’的年轻人就不值一提了。 
 
 
想到这里,这个弟子身子突然一晃,同时伸手拔出了包裹里面的青铜长剑。剑身出鞘的时候,一团蓝洼洼的火苗就在剑身中着了起来。随后剑花一甩,整个剑身都被一层蓝洼洼的火苗抱住。这名弟子几步就到了归不归的身前,举气带着火苗的长剑向着老家伙的头上砍了下去 
 
  广仁本来还想把这人拉住,但是伸手的前一刻却突然间变了主意。任由这门人向着归不归砍去。 
 
  老家伙一点躲闪的意思都看不到,任用这把着着火苗的青铜长剑砍在他的脑袋上。就听见“当!……的一声,长剑断成几节,随后这人直挺挺的飞了出去。倒地之后已经七孔流血,眼见是活不成了。 
 
  门人攻击归不归的时候,广仁没有一点阻拦的意思,反而冲着归不归不停的冷笑。他门下的弟子看惯了师父的眼色,马上就明白了广仁的意图。当下包括火山在内,除了那位新入门的郡守大人之外,广仁所有的门下弟子各自掏出家什法器,晃动身形冲着归不归和吴勉下了手。 
 
  火山当仁不让的冲在最前面,他和归不归认识上百年,虽然平时也是‘归师叔,归师叔’的叫着。但是在火山的心中,归不归只是一个运气好,能和上任大方师攀上交情的糟老头子。论起真实的水平来,别说是自己的师父广仁,就连他这位现任大方师的首徒,都要比这个老家伙强的太多。 
 
  火山冲到一半的时候,他的身体突然凭空消失。一眨眼的功夫,又凭空的出现在归不归的面前。这时,他的手中出现了一柄二尺左右的铜鞭,铜鞭上面密密麻麻的雕刻着方士一门特有的咒文。挥动铜鞭之时,整个香房里面都回荡着一种凄惨的哀嚎之声。 
 
  归不归还是和刚才一样,不躲不让。火山冷笑了一声,他的这把铜鞭使用无数死囚的生魂炼制而成,走的是打人魂魄的路子,他的铜鞭和刚才那个门人的长剑不可同日而语,就算广孝遇到了,也不敢托大,敢用脑袋去接。 
 
  就在铜鞭砸下来的同时,归不归突然大喝了一声。这一嗓子竟然震得火山脑中一片空白,等他回过神来的时候,才发现本来握着铜鞭的手上空空荡荡的,那把铜鞭竟然出现在归不归的手中,就在他伸手要去抢夺的时候,眼前一条黑影闪过,火山的眼前一黑,就什么都不知道了。 
 
  老家伙用火山的铜鞭将他打晕之后,接着对着火山踹了一脚,将昏倒的火山迎着广仁的位置踢了过去。“噗通”一声之后,火山稳稳的倒在了广仁的脚下。现任大方师只是淡淡的看了自己首徒一眼,看到无碍之后,又将目光对准了归不归和吴勉的方向。 
 
  这时,火山的众师弟一起冲到了老家伙的身前。吴勉走到他的身边,这时他满身的电弧已经浮现了出来,噼里啪啦的看着就有些渗人。 
 
  “用不着你”归不归眼睛盯着这些冲过来的广仁众弟子,嘴里又补充了一句:“你白给……”归不归的话还没有说完,广仁的那些弟子已经一阵风一样,冲到了老家伙的身前不足三丈的位置…… 
 
  归不归还是一脸的笑意,他手上的铜鞭对准人最集中的位置甩了出去。几声闷响之后,已经有两人倒着飞了出去。随后,归不归将吞獒丢在了地上。他嘴里开始念念有词起来,几个生涩的音阶出口之后,远处广仁的脸色已经变了,他冲着自己的众弟子们喊道:“都回来!你们顶不住这个……” 
 
  他的话还没有说完,就见归不归的身子剧烈的晃动起来。随后他的身子一弓,抬起右腿猛地向下跺了一脚。就在这一脚落地的时候,整个香房都地动山摇起来。还没等冲过来的众弟子明白过来是怎么回事,归不归的双手已经抬到了胸口的位置,随后双手各自向着左右虚推了半圈。 
 
  就停见“嘭!”的一声响,老家伙身前的半座香房被一股巨大的力量炸飞,就连香房前面的内附库房都消失的无影无踪。那些已经冲到归不归身边的广仁众弟子连同这座郡守府的主人一起,就像是狂风中的蝴蝶一样,只是一瞬间,便已经没有了踪迹。归不归面前的只有广仁还好端端的站在原地。要不是他先一步拉住了已经飞起来的火山,那么现在这里归不归和吴勉面对的,就只有现任大方师自己一个人了。 
 
  归不归冲着广仁做了个鬼脸,说道:“看来刚才我说你要死一半的人,还是说的有点保守了。应该是还能活几个人?”这几句话说完,归不归挑衅着对着现任的大方师笑了一下。广仁倒也沉得住气,他冷眼盯着归不归,嘴里面只蹦出来两个字:“破空—” 
 
  顿了一下之后,广仁冷笑了一声,随后继续说道:“我怎么不记得归师兄你什么时候精通了这种术法?好像一百三十三年你还没有这样的功法吧?想不到归师兄的功法被封印百年之后,竟然可以精进到这种地步,还真是可喜可贺啊”虽然说到可喜可贺,但是广仁这时的脸上却没有一丝一毫贺喜的表情。看他冷如冰霜的面孔,倒像是债主在向人追债。 
 
  归不归呲牙一笑,说道:“如果把你也关个一两百年的,什么事情都不去想,天天在山里带着,心就会越来越静。就算功法被封印住了。只要有解开封印的那一天,功法的成长绝对算是一日千里。下次有机会可以试试,需要有人帮你封印什么的,就找我,我手艺好……” 
 
  广仁沉吟了片刻,他认识归不归已久,知道他的人如何,实在不应该相信老家伙的这番话。但是除了这番话之外,又找不到其他的理由反驳,最后大方师竟然似乎半信半疑的信了。 
 
  广仁脸上狐疑的表情看在归不归的眼里。老家伙又笑了一笑,说道:“话说回来,今天如果不是把我逼急了,我也不会这么做。但是有一句话我还是要说明白,你的肘腋之患并不是我们俩。如果我们现在斗得两败俱伤,那么猜一猜你背后的广孝会怎么样?” 
 
  这句话说在了广仁的心坎里,现在归不归的实力大大出乎他的意料。本之前想的不一样,现在就算能赢得了这个老家伙,也必将是一场惨胜,还有很大的几率会是两败俱伤。自己的徒弟也伤的七七八八,到时候广孝真的带人来逼宫,他这个大方师算做到头不说。性命能不能保住还是个问题 
 
  僵持了片刻之后,广仁紧绷的脸上又出现了他原本的笑容:“归师兄,今天的事情……” 
 
  “今天有什么事吗?我刚刚过来的时候,就看见你的徒弟在拆房子”他的话还没有说完,就被归不归打断。老家伙呲牙一笑,说道:“也是,这座房子天天死人,不拆还等什么?” 
 
  广仁听了之后微微一笑,他伸手将自己的大弟子提在手中。随后对着归不归和吴勉说道:“这房子还真的是不结实,你们两位也要小心点—”他的话音未落,广仁空出来的一只手突然对着面前,做了一个和刚才归不归一模一样的动作。 
 
  又是“嘭!”的一声巨响,一股几乎就是不可抗拒的罡风迎着吴勉和归不归吹了过来,吴勉根本来不及反应,他的身子就已经离了地。就在他被罡风吹走的前一刻,归不归伸手抓住了吴勉,将他拖了回来。只是这时候两人都顾不上吞獒和尹白,俩只妖狼就是一眨眼的功夫,已经连同这半间香房,和后面的几间房舍一起消失的无影无踪。 
 
 广仁不知道使了什么手段,放出罡气的同时,火山竟然晃晃悠悠的站了起来。怯生生的看了自己师父一眼,刚想要说点什么的时候,广仁已经转过头来,慢慢的看了他一眼。这师徒俩的配合还真是默契,就这一眼,火山马上闭上了嘴不敢再言语,侧身站在了广仁的身后旁。 
 
  随后,广仁有将目光转到了归不归的身上。淡淡一笑之后,对着老家伙说道:“归师兄,今日一别,不知道我们何时有缘才能再次见面。如果日后本门有什么事情需要师兄助拳……” 
 
  广仁的话还没有说完,归不归就抢话说道:“随便找个门人传个口信,不管再远,七天之内我一准到” 
 
  老家伙的这几句话说完,广仁不再言语,身子微微向下做了个半揖之后,也不再理会其他失踪的弟子,转身带着自己的大徒弟离开了这里。 
 
  直到广仁和火山得背影消失的无影无踪之后,归不归才古怪的一笑,说道:“能屈能伸,徐福倒是没有挑错人—”说话的时候,老家伙就有点不太对劲儿,最后一个字出唇的时候,他的身子突然僵了起来,脸上还保持着说话时的表情,身子直挺挺的向地面上倒去。 
 
  吴勉及时伸手托住了归不归,轻拍老家伙橘子皮一样的脸颊,说道:“老东西,你不是就这么死了吧?没死就睁眼说两句话” 
 
  归不归本来已经微合的眼皮又重新的抬了起来,无力的看了一眼吴勉之后,慢悠悠的说道:“没见过人脱力吗?今天开眼吧,让你什么都见识一下” 
 
  吴勉将归不归平放在地面上,看他并不像马上就死的样子,这颗心才算放下。对着正在喘着粗气的老家伙说道:“刚才对上广仁,你还是龙精虎猛的,现在这是怎么了?嗯?你的封印不是解开了吗?怎么现在好像又被封印住了” 
 
  归不归缓过来一点,叹了口气之后,没好气的对着吴勉说道:“解开了个屁!刚才只是老人家我借着大量的仙灵之气,暂时的撑开了封印。只要把这点仙灵之气消耗完了,就有打回原形了” 
 
  说到这里,老家伙重重的喘了口粗气,缓出了这口气之后,再次说道:“本来以为运气好,凭着这点仙灵之气能坚持到封印被解开。想不到刚刚一出来,就遇到了广仁。要是他的胆子再大一点点,今天老家人我就交代了” 
 
  说完之后,归不归抬头看着吴勉,说道:“这里呆不下去了,你背着我赶快离开,别一会广仁回过味来,再回来看几眼。那这把戏就撑不下去了” 
 
  吴勉没打算背起来归不归,他揪着老家伙的衣服领子,随便的一甩,就将他像是一个麻袋包一样的扛在了肩上,顺着回身向着广仁离开相反的位置走了下去。他一边走,一边对着老家伙说道:“破空又是什么,刚才广仁那一下子,看着路子像是你们说的‘破空’,我竟然连站都站不起来” 
 
  “那个别说你了,就是广孝他们哥几个要是没有准备的话,也会大大的吃个苦头”老家伙在吴勉的肩膀后面,晃晃悠悠的说道:“那个是徐福自创的术法,是靠着自身强大的法力,转换成天楚罡气瞬间喷射出去,会将面前百丈之内的三界众生一扫而光。破空对施法者自身功法的要求极高。我也是拖了仙灵之气的福,把积攒的仙灵之气一股脑的放出去,才能使出这一下子破空的。这个不忽悠你,当初我还没有被封印之前,这样的术法还是使不出来的” 
 
  说到这里,老家伙顿了一下,又是长长的叹了口气之后,说道:“徐福倒是没有挑错人,当初广仁也没有练成破空,想不到才一百多年没见,他已经应付自如。单手就能放出天楚罡气了,破空已经有模有样了。” 
 
  归不归好像想起来什么,有些惊慌的说道:“你再快走几步,依着广仁现在的本事,不可能看不出来我刚才是在硬撑。等他反应过来一定会回来查看,快走,快,你倒是跑啊!” 
 
  就在归不归催吴勉快跑的时候,就在郡守府外一条没人的巷子里,火山正背着他师父广仁不停的奔跑。就听见现任大方师和归不归几乎就是一模一样,他摊在火山的背上,喃喃的说道:“想不到一百多年不见,归不归这个老家伙的术法竟然精进到如此的程度。不愧是和大方师同时代的人物,广字辈中无人练得的破空他竟然运用自如。” 
 
  听到广仁的话里竟然有了一丝悲凉之意,火山马上接口道:“您一只手就使出了破空,比起那个老东西只强不弱” 
 
  广仁沉默了片刻,缓了口气之后,再次说道:“你知道什么,那是我—双手施展不出来……不对,凭着归不归现在的功法,不可能看不出来我这是在硬撑。火山,你快些走,如果那个老家伙反应过来就晚了……” 
 
 
 
 
 

评论(5)

热度(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