西门东楼与金瓶梅

顺懂新欢,吹爆奉孝,满宠小公举,不忘旧爱stucky和AL(不是獒龙)我明脑残粉,四叔本命真爱一万年,以上提及西皮不拆不逆我明西皮无节操。

勉传中勉仁相关总结第二弹

第二弹,归流,广仁呵斥他家弟子下手要有轻重那里可有爱了【。

字数有限,叫师祖放在后面去》3《

顺便吴勉你早有打算把广仁变成火山师娘了吧【。别承认的那么快啊喂

--------------------------------------------------

几乎就在归不归站到吴勉身后的同时,大殿之外走进来几十号人。这些人有老有少,都身穿方士特有的白色长袍。这些人里面除了为首一个红头发的火山,吴勉认得之外。其他的人都没有见过,不过站在他身后的归不归脸色变得要多难看有多难看,鼻洼鬓角已经有黄豆大小的汗珠流了下来。

  再看这些方士就像是训练好一样,鱼贯而行进到大殿之后,分别站在大门处两侧,让出了门口进出的位置。

  等到这些人各自站好之后,大殿外面再次有人走了进来。不过这次并排走进来三男一女四个人,正是上任大方师徐福座下的四大弟子—仁、义、孝、俤。

  进到大殿之后,第一个说话的是广孝,他冲着身边的广仁说道:“广仁师兄,我说什么来着—归师兄不会离开辽西郡百里之外,按着咱们这位老师兄的脾气,就喜欢藏在别人的眼皮底下。这就叫做灯下黑了”

  广仁冲着广孝点了点头,随后将目光对准了归不归,笑了一下之后,说道:“辽西郡一别,归师兄和吴勉小兄弟,你们俩别来无恙啊。上次归师兄让我见识了破空的威力,让我至今难忘,说不得今天我带齐了几位师弟,还有座下那些不成器的弟子们,再来见识一下归师兄的神妙术法”

  说到这里,广仁突然顿了一下,目光从归不归的身上移开,先在面前众人的脸上扫了一圈,虽然见到任叁之时,现任大方师的目光充满了惊讶的表情,不过他的目光最后还是落在了吴勉的身上。他刚才说话的时候,心里突然一阵莫名的恐慌,这还是他接过上任大方师的道统以来,第一次有这样的感觉。

  这种感觉和已经和废物差不多的归不归没有关系,而眼前的这些人也不像是有这种能耐的,那么唯一能给他带来这种恐慌感觉的就只剩下吴勉了。能让上任大方师选中,还继承了那颗他做梦都想得到的种子,这就难怪会给现任大方师这样不愉快的感觉了。

  就在广仁盯着吴勉的时候,吴勉也没有任何顾忌,一脸冷笑着现任大方师对视了起来。这时候,老家伙突然对着空气喊了一句:“都是方士一门,你就这么眼睁睁的看着?真的不出来报名号客气客气,让这些小王八蛋知难而退吗?”

  归不归刚刚说完,耳边就想起来姬哀的声音:“我的事情不要和任何人说,如果方士一门中,有人飞升之后还能重返凡间的消息传出来的话。那么我们的方士一门就遇到灭顶之灾了。你们自己的恩怨,就还是你们自己解决……”

  看其他的人都没有反应的样子,似乎只有归不归听到了姬哀的话,而这边的人群除了归家哥俩大约知道出了什么事情之后,剩下的众喽啰都是一脸莫名其妙的看着广仁他们那边。

  吴勉和广仁互相瞪的同时,火山好像是突然想到了什么,他从下一代的人群里面走了出来。走到广仁的身后,在现任大方师的耳畔说了几句什么。听到火山说完之后,广仁愣了一下,随口问道:“你敢确定吗?”

  火山没有说话,只是坚定的点了点头。这时的广仁已经没有心思在搭理吴勉,他抬头向着桃林里面看了几眼,随后扭过脸上,对着身边的三位师弟师妹,说道:“你们还记得燕哀侯嘛?我们好像误打误撞的进了首任大方师的陵寝了”

  这句话说完之后,义、孝、俤三人的脸色都是一变。这三人前后左右的看了一圈之后,广俤先说道:“不是说首任大方师已经飞升了吗?这里怎么还有陵寝的事?”

她说话的时候,广仁的眼神重新在吴勉和归不归身边众人的脸上转了一圈。这时的姬哀又变成之前邱老二的小头目状态,和其他喽啰一样,躲躲闪闪不敢和广仁的目光对视。现任大方师也没有过多的注意他,从他脸上掠过之后,就转到了其他人的身上。

  对吴勉和归不归身边所有人都看了一遍的同时,广仁嘴里对着广俤说道:“关于首任大方师留下来的文献太少,到现在也没有人敢肯定,那位燕哀侯大人到底是飞升还是转世了”说到这里的时候,他的眼神正好落在归不归的身上。

  广仁冲着归不归笑了一下,说道:“归师兄,你刚才的话是对谁说的?这里是不是有我们不知道的事情?”

  归不归也是一脸笑嘻嘻的表情,打了个哈哈之后,老家伙说道:“哪里会有大方师你不知道的事情?现在整个方士一门,都以大方师你为尊,还怎么可能会有大方师你不知道的事情?说实话,我们也是刚刚进来不久,正在猜想这个究竟是燕哀侯的陵寝呢?还是他老人家飞升的所在?正没头绪呢,你们就来了,正好,你是大方师,这里到底是什么你说的算,就等你来拍板了”

  归不归这句话说的带着几分调侃的味道,广仁微微一笑,就像是没有听出来一样。但是他身边一个矮矮胖胖的白发男子皱了皱眉头,看着身边的这位现任大方师说道:“归师兄说得是,这里到底是什么,大方师你要给个说法啊”

  看得出来,广仁本不想搭理他。不过这人又说了一遍之后,广仁才不得已扭过脸来,苦笑了一下,对着这人说道:“广义师弟,那是归师兄在开玩笑,首任大方师是何等样人?他老人家的事情,我怎么可能会知道?”

  不过看起来,这个说法似乎并不能被这个叫做广义的方士接受。他还想要说点什么的时候,却被身边的广孝拦住:“广义师兄,这个是什么地方,归师兄一定知道,你想想看,这么多年以来,只要有归师兄在,有什么地方他不知道?还记得在渤海之滨寻找龙鱼那次吗?千里之外的海域归师兄都认得,这里他怎么可能不知道?你等着看,一会归师兄就要说出首任大方师的下落了”

  这个叫做广义的方士似乎有些厌恶广孝,广孝说完之后,没想到他的眼睛一瞪,冲着广孝说道:“我问大方师,你插什么嘴?大方师之所以称为大方师,就是因为他什么都知道。如果不知道的话,那么什么阿猫阿狗的,就都可以叫做大方师了。是吧,大方师?你说说看,这里到底是首任大方师的飞升之地呢,还是他老人家的陵寝?”

  最后一句话是对着广仁说的,这位现任的大方师就像没有听到一样,转脸看着归不归,说道:“归师兄,广义师弟也是好奇,燕哀侯—那位首任大方师的下落,看在广义的面子上,你还是说了吧”

  归不归哈哈一笑,冲着广仁回答道:“广义问的是大方师,和我有什么关系?刚刚还有人说过,这辈子我都和大方师无缘,本来我心里多少还有点不服气。不过现在我服了,是真正的服气了,大方师——哈哈哈哈……”

  归不归一阵放肆的大笑,这时广仁脸上的笑容已经僵住了,他看着老家伙,一字一句的说道:“这么说来,我们也没有继续说下去的必要了。归师兄,这里面是不是燕哀侯的陵寝,和我们没有任何的关系,你想如何请自便。只不过这位吴勉小兄弟是上任大方师亲自看中的人,他要跟着我们回去,我代上任大方师收他为徒,从今以后他就是你我的师弟,也算是给他一个方士的名分了”

  广仁的话刚刚说完,归不归就又是一阵大笑。这次笑的连眼泪都流了下来,笑完之后,归不归擦着眼泪说道:“收弟子入门墙之前,也要先打听一下人家是不是已经在门里面了。大方师,吴勉在就算是方士门中之人了。人家本来就是方士了,你还怎么给他名分?那么以后怎么称呼他?双方士?”说完之后,老家伙又是一阵大笑,这边的广义也跟着没心没肺的笑了几声。

  这时,广仁脸上的笑容彻底消失了。他仰脸看了归不归一眼,说道:“双方士也罢,不管如何,我身为大方师,就不能眼见前任大方师看中之人流落在民间。明说了,今天说什么也要让吴勉师弟归流。”

  “要是我就不走呢,打折腿拖走?”广仁众人到来之后,一直没有怎么说话的吴勉终于开口了。他冷笑一声之后,有些挑衅的对着现任大方师说道:“最好你们广字辈的亲自过来动手,如果是你们的徒子徒孙,那就不好说是谁的腿被打折了。红头发的!你不是在找我吗,我就在这里,过来吧!”满场只有一个红头发的男子。

  吴勉说话的时候,他口中广字辈下面的徒子徒孙都在看着他。只不过这些人的脸上都带着嘲弄的神情。但是说到红头发的时候,归不归的脸色大变,他想拦没有拦住,等吴勉说完之后,老家伙的脸色开始发苦。

  广字辈以下,以火山为尊。广仁的这位大弟子倒也识趣,自觉的走到了自己的师父面前。还没等他说话,广仁先语气有些森然的说道:“你是什么身份?别人说你如何,你就要如何吗?退回去!”

  这还是广仁出现之后,少有的严厉语气。火山当下诚惶诚恐,额头上黄豆大小的汗珠一条线的流了下来。火山连解释的意思都没有,向着自己的师父行了个礼之后,便退回到自己原本的位置。

  广仁身边的广孝打了个哈哈,说道:“这样的场合自然用不着大方师的首徒,还是我等座下弟子来替大方师分忧吧”说着,广孝顿了一下,目光在自己的众弟子脸上一一掠过。最后落到了一个看起来四十多岁的男子身上:“德源,你来替大方师分忧,请你这位吴勉小师叔归流”

  这个叫做德源的方士答应了一声,随后恭恭敬敬冲着广孝行了个礼之后。才转过身子来冲着吴勉说道:“吴勉小师叔,大方师请您归流”吴勉冷笑了一声,说道:“不用那么客气,抄趁手的家什过来吧”

  德源皮笑肉不笑的说道:“请师叔您老人家归流,怎么可能那么粗鲁。再说了,师叔您老人家初入门墙,对您应该也用不到什么家什吧,德源的肉身差不多也就够了”说完之后,他冲着吴勉鞠了一躬。但是就在起身的一刹那,德源整个人突然消失。

  就在德源消失的同时,一股罡风向着吴勉的位置猛吹过来。说也奇怪,这阵罡风将吴勉吹得连退了几步才稳住身形。要不是归不归眼尖,在德源消失之前就离开了吴勉的身后,他现在已经不知道被吹到哪里去了。

  就在吴勉稳住身形的一刹那,他面前的罡风中心突然凭空伸出一只手掌,死死的掐住了吴勉的脖子。随后这只手的主人—德源出现在吴勉的面前,嘿嘿笑了一声之后,德源说道:“我说过了,请小师叔您归流,还不需要什么家什”

  他的话刚刚说完,就见被制住要害的吴勉突然冷笑了一声,他的右手搭在了德源的手臂上。就听见“兹兹……”的一阵声响,一股红色的电流从吴勉的手掌流窜到了德源的手臂之上。

  “啪!”的一声,德源根本来不及反应,就被电流击飞,他整个人都飞出去七八丈远。被一棵桃树拦住之后,才摔落到了地上。
 吴勉摸了摸被掐出紫黑印记的脖子,又看了看倒在地上一动不动的德源。最后将目光重新对准了广字辈的四位白头发,说道:“这个算是他自己找死,都说让这个德源带着家什过来了,现在再说什么都晚了。好了谁下一个过来?是不是我把你们这些徒子徒孙都变成和德源一个下场,火山才会最后一个过来?”

  吴勉的话刚刚说完,广孝就是一声轻笑,一边笑着一边对着吴勉说道:“小师弟,别想那么远,先把眼前的事情做完再说吧”就在广孝说话的时候,又是一股罡风吹了过来,不过这次罡风吹得如同利刃一般,先是在吴勉的胸口留下了一道血槽,随后接连不断的在吴勉的各个部位都留下了一道一道的伤口。

  德源不知道什么时候已经站了起来,刚才吃了大亏之后,他不敢再托大,这次站在距离吴勉四五丈远的位置,嘴里面念念有词,同时对着吴勉作出了各种各样的手势。随着德源手势的幅度越来越大,攻击吴勉的风刃也越来越强烈。

  半柱香的功夫不到,吴勉身上已经伤痕累累,鲜血淋漓了。广孝看着吴勉又是一声轻笑,正想要调笑几句的时候,冷不丁听到身边的广仁咳嗽了一声。广孝和现任大方师对视了一眼之后,才有些悻悻的对着自己的徒弟说道:“德源,差不多就行了。下手别太重,如果你小师叔有个长短,我在大方师面前也保不了你的周全”

  听了自己师父的话之后,德源心里的积火发作不出去,最后怒喝了一声“啊……”把这御风之术转嫁到了桃树林中的一块巨石之上。就听见“嘭”的一声,只是一眨眼的功夫,整整一块巨石就是风刃绞碎。

  发作了胸中的怒火之后,德源伸出双手对着吴勉的方向虚抓了一把。就听见“呜!”的一阵破风之声,吴勉的双脚竟然离地,被这阵风托了起来,晃晃悠悠的对着广仁四人飞了过来。

  德源跟在吴勉的身后,一边控制着风势,一边防备着吴勉的反扑。虽然德源自认为自己预防得当,但是冷不防头顶上突然响起来了一阵雷鸣之声。刚才就是吃了雷电的亏,德源不敢托大,马上拉开了和吴勉的距离。这就样心里还是不托底,最后施展御风之术,将托住吴勉的巨风收了回来。

  就在他将风收回来的一霎那,自己的师父广义突然喊道:“德源你疯了!现在收了御风做什么!”

  德源还没有明白自己师父是什么意思,头顶上突然火光大盛。一只大火球顺着被德源收回来的御风直接扑在他的身上。

  德源“嗷”的一声,瞬间就变成了一个火人。就在他自己以为这是死定了的时候,又是一阵罡风吹过来,直接扑灭了德源身上的火焰,不过就是这样,德源的全身上下也找不到一块好肉了。他可不是长生不老的体质,虽然现在暂时救回了他的命,但是后面的日子德源能不能熬下去,还是两说。这时,他的同门中过来一个,将德源背到了广孝的身边。

  救回德源的是他的师父广孝。不过这时候广孝脸上看不到一点就会徒弟的心喜。他的眼睛直勾勾的盯着吴勉,想说点什么,但是看到身边的大方师广仁之后,还是将马上要出唇的话再次咽了回去。

  失去御风的举托,吴勉马上就掉到了地上。他现在混身上下已经鲜血淋漓。看着比德源也强不了多少。原本白色的长袍,现在也像是碎布条一样的挂在身上。不过如果仔细看几眼的话,就能看到他衣服里面的皮肤,在短短的时间之内,竟然已经完好如初。

  看了一眼被同门背回去德源的背影,吴勉说道:“下一个是谁?别让我等的太久”

  如果不是顾虑身边的广仁,广孝现在早就冲下去结果吴勉了,现在这口气只能慢慢的咽回到肚子里。不过也是因为德源失手,广孝不能再派弟子下去,只能眼睁睁的看着吴勉在下面猖狂。

  广仁看了看广义和广俤,说道:“看来请吴勉小兄弟归流,就要仰仗两位的高足了。”

  广义和广悌对视了一眼之后,还没等他们二人说话,身后一个上了几岁年纪的老方士向前一步走到了广义的身边,先是恭恭敬敬的施了个礼,随后说到:“师尊,弟子愿为大方师分忧,请吴勉师叔归流……”

  这人的话还没有说话,一旁的广悌已经冷笑了一声,看了一眼正在皱眉的广义之后,带着些许嘲讽的语气说道:“广义师兄你的座下什么时候有这么替大方师分忧的弟子了?师兄你的弟子能奉方士本支正统马首是瞻,真是有点出乎广悌的意料了。”

  广字辈的这四个人长久以来一直关系微妙,广仁虽然贵为大方师,但是四个人的资质并没有明显的差别,只是靠着他入门早几天,并且深得前任大方师徐福的信任,才坐上大方师宝座的。剩下的三个人对广仁并不服气,徐福在的时候还不敢显露出来。不过等到前任大方师出海之后,广字辈的剩下三人明面上虽然还是接受广仁的号令,私底下已经有了各自为政的隐隐之势了。

  和早就知道自己要出方士门墙,已经置身事外的广孝不同。为了防止日后广仁仗着大方师的势力将他们各个击破,广义、广悌另个人已经私下建立了攻守同盟。不过今天广义座下会有人主动来替大方师本支出头,这让广悌心里起了些许隔阂之心。

  没等广义说话,站在一旁的广仁突然呵呵一笑,随后抢先对着出头的老年方士说道:“左慈师侄,从现在起,你在我的门下观艺十年。十年期满之后再回你本师座下继续学艺……”书到这里,广仁将目光转移到了广义的身上,微笑着说道:“广义师弟,你不会有意见吧?”

  广义常常的出了口气之后,避开广悌刀子一样的目光。有些苦涩的看着广仁说道:“我还能说什么?”

  此时广义有些骑虎难下,虽然和广仁面和心不和,不过对方毕竟还是大方师的身份,广仁说的话在方士中就算是法旨,要广义硬挺着不答应,他还是万万不敢的。而且让左慈去大方师座下观艺,也带着让广义窥视大方师本支术法的意思,这么便宜的事情,就算是得罪广悌,说不得也要做了。

  就在广义准备避开广悌的目光,让这个叫做左慈的老徒弟去给广仁磕头谢恩的时候,对面的吴勉冷笑了一声,回头看着归不归,不咸不淡的说道:“原来你们方士正统的大宗师还可以来回的串徒弟玩,那么说火山是不是也算是他们大伙的弟子了?我要是进了他们的门墙,他是不是也要给我磕头叫师尊?别说,白捡这么个大徒弟,我还真有点心动了。”吴勉说这话的时候,火山的瞳孔瞬间紧缩了起来

  归不归跟着笑了一声,正打算顺着吴勉的话说下去的时候。那边的左慈突然转过身来,冲着他们两个人施了个礼,随后说道:“两位师叔,弟子代大方师请吴勉师叔归流。如果有不恭敬的地方,还请师叔海涵。”

  “乖,一会老祖宗给你糖吃。”没等吴勉说话,归不归先是轻笑了一声,随后对着广义说:“这个小家伙以前没见过,是你这新收的徒弟吧?想想也是,你们这些徒弟最多也就是活个百八十年,怎么熬得起你们这些老不死的师傅?还真是铁打的师傅,流水的徒……”

  还没等归不归的话说完,对面的左慈突然身体一晃。随后大殿当中凭空出现了几百个一摸一样的左慈,向着吴勉的位置扑了过来。

 几百个左慈一摸一样,凭着吴勉看破过徐福幻术的眼力,竟然都看不出来其中哪个是本体。当下他不断用雷火之术击打这几百个一摸一样的左慈,一时之间,大殿中雷声滚滚,火光四射。不过那几百个‘左慈’好像没有看到一样,这些被电击火烧之后便瞬间消失。只是他们消失的同时,后面已经有更多一摸一样的‘左慈’继续向着吴勉这边冲了过来。

  当下吴勉的身体上出现十几道来回直窜的电弧,这些电弧连续不断的打在冲到身边的‘左慈’身上。被电弧击打之后的‘左慈’瞬间消失,不过后面继续连续不断的有几百个‘左慈’向这里扑过来。看样子他们是想耗到吴勉脱力之后,才一拥而上拿住他。

  这些的‘左慈’和吴勉其他见到过的幻术不一样,隐隐之中,吴勉已经感觉到这些‘左慈’不是那么简单,距离他最近的几个已经有了实体化的迹象。看样子只要耗到自己无法使用术法,就是这些‘左慈’们动手的时候了。不过左慈的幻术也着实精妙,曾经看破过徐福幻术的吴勉,这时候还是找不到这么多分身的本体藏在什么地方。

  就在这个时候,一直盯着广义冷笑的广悌突然不冷不热的说道:“广义师兄,你这位高徒还真是有点幻术的天分,难怪当年前任大方师青眼有加,教授他幻术三法。这孩子也是聪明,本体变化自己的同门躲在须弥位,任凭我们这位吴师弟道行再深。不留意的话也真的很难发现……”

  广悌这几句话明摆着是给吴勉暗示,广义瞪着眼睛已经对她怒目而视起来,而广仁则笑吟吟的看着这两个人,就好像在看一出已经渐入高潮的大戏。

  就在最近的‘左慈’就要冲到吴勉身前两仨丈的时候,吴勉也看到了在广义身边四五丈远的须弥位上,一个生面孔的中年方士站在那里。刚刚大方师广仁带着人进来的时候,这个人并不在人群之中。这段时间再没有其他人进来,看样子真和广悌所说的一样,这个生面孔应该就是左慈幻化的。

  这个时候也容不得吴勉多想,不管这个正面孔是不是左慈,说不得也要动动他了……

  眼看着冲在最前面的‘左慈’到了吴勉的身前,他已经伸手抓过来的同时,头顶上“咔嚓!”的一声巨响,紧接着一道碗口粗细的橘红色闪电对着站在须弥位上那个中年方士劈了下来。那人躲闪不及,闪电打在他的身上,将这个方士打出去四五丈远,正巧落在广义的身边。

  左慈落地的一瞬间,头顶上第二道更加粗大的闪电打了过来。这时候的左慈已经全身是血,绝对经不起第二下了。眼看着这道闪电就要在他身上穿流而过的时候,他师傅广义身子一晃到了左慈的身边,对着腾空而下的闪电挥了挥手臂。就见已经到了左慈发梢的闪电好像被什么吸引住了一样,竟然离开了他的头顶,向着广义的袍袖窜了过去。吴勉只见电光一闪,随后眼睁睁的看着那道闪电消失在广义的袖筒里。只留下零星几个电火花四处乱窜,最后消失在空气当中。

  本来以为侥幸捡回来一条命的左慈会回到广义的身边疗伤,没有想到的是,这个老方士竟然从地上窜起来,随后以一种不可思议的速度向着吴勉的方向扑了过去。这个动作看在他广义的眼力,左慈这位师尊就皱起了眉头。虽然吴勉是得了广悌的提示之后才找到的左慈,不过这也算是他胜了一筹。按说左慈这个时候就要认栽,回到广义的身后。想不到这个看起来有六十多岁的老方士竟然会输不起,他冲着吴勉扑过去的同时,前后左右再次出现了数不清的分身。

  这些分身看着和之前的一摸一样,不过被吴勉的雷火攻击之后,竟然没有一个分身消失。数不清的分身在电闪雷鸣当中,潮水一样的向着吴勉这边涌了过来。

  这时吴勉已经隐约看出来左慈的本体在这些分身当中,不停的变换位置。只是速度太快,加上面前的分身实在太多,他的目力跟不上本体来回变换位置的速度。不过就在他身后站着的归不归却突然开了腔:“左边第二排三、四、五……中间最前面的那个……到右边了,从左往右第一排第九、八、七……第二排……”

  归不归说的极快,吴勉根本来不及反应,他就已经说了一长串。本来隐约中有了跟上左慈本体变换的节奏,不过被归不归这么一搅,吴勉反而将好不容易捕获到位置的左慈丢失。而归不归那边还在喋喋不休的给吴勉‘指点’,最后一道闪电打过去,才让他麻酥酥的闭上了嘴。

  眼看着潮水一样的‘左慈’们扑到身边的时候,吴勉突然大吼了一声,对着‘左慈’集中的位置猛地张开了左手,就见他的掌心之中凭空窜出来一条浑身着火的雷电之龙。

  这条混合着火焰的龙形雷电瞬间就窜到了对面无数个‘左慈’当中,随着这条雷龙不停的在‘左慈’们的身上游走。这些分身竟然纷纷发出来惨叫的声音,所有接触到这条雷龙的‘左慈’先是瞬间定格,随后好像破碎掉的皂角泡沫一样,从内部炸开之后消失在了空气当中。

  转眼之间,吴勉面前的‘左慈’们已经消失了一大半,雷龙还在不停的向其他‘左慈’们的位置游走。这些本该没有心智的分身,竟然有了停止脚步,准备想回跑的趋势。就在这个时候,一个人影突然出现在雷龙的前方,两只手生生的抓住了雷龙的头部,随后就在吴勉的面前用力一扯,将火花四射的龙头扯了下来。龙头被扯掉的瞬间,龙身也跟着一起化成无数个电弧火花消失在了空气当中。

  扯掉龙头的正是左慈的师傅广义,这时的他倒背着双手,冷眼看着吴勉说道:“想不到几年不见,你的术法竟然精进到如此的地步。看来当初还是有些小看你了,放你在外面再晃几年,就真的不把我们这几个老师兄师姐放在眼力了……”

  广义说话的时候,身后那些分身已经消失的无影无踪,只留下左慈本体一脸冷汗的站在原地。刚刚雷龙已经到了他的身前,要不是师尊将自己救下来,现在十有八九自己已经丧命在雷龙之下了。这时候的左慈也知道自己和吴勉的实力差距,当下不敢再有什么动作,低着头回到了自己的队伍当中。

  “左慈师弟,站到大方师本宗这边来。”火山指着自己身边的位置,对着左慈继续说道:“你在大方师座下观礼十年,现在起十年之内你算是大方师本宗弟子。除了大方师之外,不用再想其他长辈师叔行师礼。”

  听了火山的话之后,左慈迟疑了一下,随后看了一眼自己的师尊。见到广义微微的点了点头之后,他才低着头走到了大方师广仁身后众弟子的末位。当年左慈进入方士门墙之时,时任大方师徐福对他青眼有加,亲自教授他幻术三法。单论幻术的话,广字辈之下的弟子当中,左慈当仁不让的位列第一。论起来,他的幻术要比早前徐福试探李斯的手段还要高明不少。广仁把左慈招到门下观艺十年,也有夺徒之意。毕竟这十年当中能发生什么事情,又有谁知道?

  就在左慈向着大方师本宗人马走过去的时候,吴勉斜着眼对左慈的本门师尊说道:“那么你是想代替你徒弟和我动手了?”


“你没那么大的面子”广义冷笑了一声之后,不再理会吴勉,转身回到了自己刚刚站着的位置。这时候,远处的广仁微微一笑,侧头对着另外一边说道:“广悌师妹,请你门下的弟子来带吴勉师弟归流吧。”

  广仁说完之后,广悌回头看了一眼站在自己身后的门下弟子。慢悠悠的说道:“大方师已经下了法旨了,你们当中有谁去请吴勉师叔归流?”

  这句话说完,广悌身后的几个人好像没有听到一样。没有一个人接自己师尊的话,广悌又重复了一遍之后,一个年纪大一些的女弟子向前一步,陪着笑脸对着自己的师尊说道:“弟子们愚钝,自认没有能力请师叔归流,对不起师尊的栽培……”

  “没用的东西……”广悌微嗔着骂了一句之后,回过头来冲着广仁说道:“大方师,我门下弟子无能,不能替大方师分忧,看来请吴勉师弟归流只能幸苦本宗门下弟子了。”说话的时候,广悌的眼神有意无意的向着广仁身后的火山扫了几眼。

  刚刚被自己的师尊训斥之后,火山就当没有注意到广悌的眼神,面无表情的站在广仁身后。只要自己的师尊不发话,就算有同门死在眼前,他也不会和吴勉动手。

  这个时候的吴勉已经是强弩之末,刚才的雷火之术是他听了归不归的话,最近几天刚刚参详出来的。本来是打算作为杀手锏,留着最后对付火山这样的人。想不到会被一个玩幻术的左慈逼了出来,而且这样的术法极耗体力,现在的吴勉接近于脱力,别说刚才那种雷火混合的术法,能咬牙硬挺着没有倒下来已经算是不错了。

  吴勉的现状自然躲不开广仁的法眼,大方师对着广悌淡淡的一笑之后,对着站在自己身后的门下弟子说道:“你们当中有谁替我去请吴勉师叔归流?”

  这句话说完之后,在场所有人的目光几乎都停留在火山的脸上。不过出乎大家意料的是,这位大方师的首徒就好像没有听到一样,面无表情的低着头没有做出来任何反应。

  见到火山没有之后,他身后站出来一个大约四十来岁的中年方士。冲着广仁的位置举了个躬之后,对着自己的师尊说道:“弟子百济不才,愿为大方师分忧,请吴勉师叔归流。”

  广仁转过头来,看了一眼说话的弟子。微微的点了点头之后,说道:“你吴勉师叔有些劳乏了,请他归流的时候要有分寸……”

  “等一下!我有话要说……”没等广仁说完,一直躲在吴勉身后的归不归突然窜了出来,抢声对着广仁喊道:“我有件事不明白,还要大方师你来解惑!”

  “事到如今归师兄还有什么要说的?”广仁微微一笑,看了一眼呼吸微微有些急促的吴勉之后,将目光转移到了归不归的脸上,接着说道:“归师兄想要阻拦吴勉师弟归流,那还是免开尊口吧。当然,如果归师兄你不再装疯卖,我和其他三位师弟还有其他的说法……”广仁说话的时候,其他三个广字辈的男女已经品字形的凑到了一起,三个人没有理会吴勉,目光都紧紧的盯在归不归的身上。这三个人虽然对他面和心不和,但还不敢有忤逆大方师法旨的动作。

  辽西郡首府一别之后,他越来越怀疑这个老家伙已经恢复了术法。现在还装疯卖傻,就是等着打自己一个措手不及。单凭实力来说,连这位现任大方师都不敢肯定在归不归之上。但是四个广字辈的白发到齐,饶是归不归这样的人物,在这四个人的面前也没有还手的余地。只不过广仁心里一直想不通,辽西郡之时,归不归已经露了底,现在还有必要继续继续装下去吗?

  归不归满不在乎的笑了一下之后,看着广仁说道:“你也知道我被关了那么多年,有些规矩记得不是那么清楚了。我还是方士的那会,记得是同辈不相邀的。归流什么的要门下的子弟去请,一百多年过去了,这个规矩没改吧?”

  广仁沉吟的片刻,目光在那个叫做百济的弟子和吴勉身上转了一圈之后,心想这左右不过是归不归用来拖延之间的手段而已,不过刚刚那种雷火混合的术法很是消耗元气。就算让吴勉养精蓄锐的休息一整天,也未必能缓出第二个雷电之龙出来。笃定之后,他微笑着说道:“归师兄记得没错,这个是前任大方师的意思,怕伤了同门之间的和气才定下的规矩。今天其他几位师弟的门下弟子已经请过了,如果百济也请不来吴勉师弟归流的话,那就是我们同门的缘分已尽,自此之后再不会来骚扰……”

  “你们的话说完了吗?”没等广仁说完,吴勉已经将目光对准了百济。冷笑了一声之后,继续说道:“你出门之前忘了喝奶壮胆吗?用不用我给你时间,回去喝了奶再回来?”

  这话说完,百济的脸色已经变得难看起来。算起来他是除了火山之外,广仁弟子之中的佼佼者。自己这位师尊喜怒不形于色,就算有什么不对的地方,也只是淡淡的呵斥几句。什么时候被人这样好像骂街一样的训斥过?当下百济便起了狠心,怎么说吴勉也是好像广字辈这样的白发人物,要是自己一个‘不小心’伤了他,师尊也不会太难为自己。

  当下百济也不等广仁发话,身子一晃在原地消失。就在他消失的一瞬间,突然出现了一股浓烈的黑烟将吴勉包裹在了里面。还没等他做出反应,从黑烟里面已经有几十支形状各异,带着妖异光芒的长剑,从不同的方向对着吴勉的前后左右刺了下去。

  眼看着吴勉就要被几十柄长剑分尸的时候,广仁微微的一皱眉头,低沉着声音说道:“百济,我刚刚说的话你没有听清吗……”

  这句话算是救了吴勉,黑雾当中的长剑停顿在半空中,犹犹豫豫的没有继续刺下去。就在这个时候,吴勉突然大喝了一生,身体表面再次浮现出来几道‘滋滋’作响的电弧。只不过和刚才相比,现在的电弧从粗细到亮度,都和之前的相差甚远。

  随着吴勉对着身后一挥手,他身上的电流同时顺着手指尖打在后面十几柄长剑上。一连串的火花闪过之后,这几柄长剑不停的颤抖起来。趁着这个时候,吴勉使出来全身的力气,拼着身上埃几剑,咬牙从黑烟当中冲了出来。

  从黑烟之中冲出来的吴勉没有控制好节奏,他冲出来的速度太快,直接撞到了身后归哥俩的人堆里。看着吴勉有些狼狈的爬起来,黑烟当中传来百济带着讥讽的声音:“吴勉师叔,还是弟子带着你归流吧。否则一会再动手的话,弟子怕误伤……”

  百济的话还没有说完,就见吴勉突然冷笑了一声,随后对着黑烟密集的位置猛的张开了手掌,就见一条被火焰缠绕着的雷电之龙从他的掌心里面窜了出来。咆哮着向那一团黑烟冲了过去。

  百济是算准了吴勉已经使不出来这种术法之后才向广仁自动请缨的,他完全没有防备,转眼之间那条雷火之龙已经冲进了黑雾当中。霎时间,黑烟当中传来一阵惨叫之声。雷火之龙在黑烟当中若隐若现,好像在里面缠住了什么,正要将其绞杀。

  就在这个时候,一个人影飞一般的冲进了黑烟当中。就在这个人冲进去的一刹那,黑烟就好像吹进来一股飓风一样,瞬间被吹的干干净净。这时候,吴勉身后的那些人才看到刚刚站在广仁身后的红头发男人已经站在原本是黑烟的中心位置。另外一个方士被那条雷火之龙缠在半空中,他浑身上下的衣物已经被烧得干干净净,身体大面积的烧伤,七窍当中里不停有鲜血喷出来。

  雷火之龙反应出来又有人过来之后,在咆哮声探出龙头,冲着红头发的男人扑了过去……


 眼见着雷火之龙就要扑倒红发男人面前的时候,男人闪电一般的抬起两只手,抓住了雷火之龙的龙头。随后这人双手用力向外一扯,就在众人的注视之下,随着一声伴着雷鸣的惨叫声,他竟然将这只雷火形成的龙头从龙身上扯了下来。

  身首分家之后的雷火之龙,化成了无数个电火花消失在了空气当中。已经断了气的百济这才摔倒在地,广仁身后过来一个弟子,查看了他的伤势之后,脸色顿时变得难看了起来,迟疑了一下,回头冲着自己的师尊说道:“百济师兄已经兵解,弟子无力回天。”

  这话说完,红头发男人——火山的脸色也跟着变了。他蹲下身子查看了一番之后,轻轻的叹了口气,站起身来对着广仁摇了摇头。随后回过身来冷冷的看了吴勉一眼,说道:“几天不见,你的术法竟然精进到了这种地步。看来前任大方师真的很关照你……”他说话的时候,广仁身后的弟子又过来一人,和之前过来那人一起将百济的尸体抬了回去。

  说到这里,火山盯着吴勉的目光紧缩了起来。顿了一下之后,继续说道:“既然吴勉先生不打算归流,那么我们就谈谈百济这条人命要怎么偿还……”火山说话的时候已经不再称呼吴勉师叔,这也就是已经撕破了脸,摘下了归流这块遮羞布。

  说话的时候,火山的身上已经出现了一层若有若无的火焰。这火焰左右摇摆,好像穿了一层铠甲一样。吴勉迎着他的目光,无所谓的笑了一下之后,身体表面再次浮现出来几十道碗口粗细,‘滋滋’作响的电弧。

  眼见两个人马上就要动手的时候,火山背后突然传来他师尊的声音:“广仁眼拙……有前辈到了竟然没有看出来。既然已经渡了术法给我这位小师弟,那就露个面,让广仁和众师弟、门人们给前辈赔罪……”

  说话的时候,广仁的眼睛在刚才被吴勉撞到的那几个人身上转来转去。不过看样子他并没有看出来有什么不对的地方。站在吴勉身后的那些人,以归莱归区为首的那些人都是山贼出身,除了归家哥俩多多少少有一点术法底子之外,剩下的人都看不出来有懂术法的样子。

  广仁说话的时候,广孝三个人也将目光凝聚在这几个人的身上。刚刚吴勉从人堆里爬起来之后就像换了个人一样,原本已经干涸的术法,瞬间充盈的好像要满溢出来一样。如果说不是有术法通天的大宗师给他续上的术法,那就真是见鬼了。

  传递术法这样的手段广字辈的几个人也可以做到,加上他们现在的人多,对上这个把自己藏起来的神秘人,广仁自认胜算不止一半。只是不知道这个人什么来头,不好贸然动手发难。

  广仁说完之后好一阵,也不见对面那几个人有什么反应。他微微的笑了一下,刚想要说话的时候,冷不防归不归走了出来,迎着大方师的目光嘿嘿笑了一声之后,说道:“怪不得当初你们家前任大方师会把这个位子传给广仁你小子,看起你也有些手段,竟然能看出来我老人家隔空渡法的手段。好,既然给你们看破了,那么老人家我也不跟你们客气了。明说吧,刚才就是我给吴勉渡的术法,不过动手的放倒百济的可是实实在在的吴勉。现在看起来,你们的门人都没有本事请动他归流。按着规矩我们是不是可以走了?有什么事情等你们家前任大方师钓完鱼回来,再找他讲理……”

  “那么百济师弟就白白的死了吗?”没等广仁说话,站在最前面的火山已经抢先一步说到。顿了一下之后,见到师尊没有阻止之后,他不再理会归不归,目光盯着面前的吴勉说道:“百济有什么不是,也是一条人命。既然吴勉先生不肯归流,我也不用再顾忌什么同门辈分。杀人偿命——这个总不过分吧?”

  火山说话的时候,广仁并没有要阻止的意思。他的目光依旧停留在那几个人的身上,就等着在其中某个人的身上找出来一点破绽。广孝三个人也慢慢的凑了过来,四个人拉开了距离站成一排,几乎一摸一样的表情都盯着广仁目光所及的位置。

  吴勉迎着火山的目光冷笑了一声之后,说道:“谁让你们顾忌的?你师傅还是师娘……”

评论(13)

热度(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