西门东楼与金瓶梅

海景房二期基情开售,不接受ky,yz黑,见一个捏一个,依旧hail stucky,依旧爱judy,不接受反驳

【红海行动/顺懂AU】无家可归 2

前文链接:

无家可归 1


——————————————————

2.

这个要求并不过分,不管怎么说把别人撞了,请顿早餐不算什么,李懂领着他到他常去的摊子上给他买了杯豆浆和包子,那人也不挑,拿了就吃起来,活像饿死鬼投胎。

李懂在酒吧里喝多了酒,胃不太舒服,只要了一杯豆浆,两人就坐在人行道上摆着的两板凳上默不作声的吃。

“哎,谢谢啊”

吃完了之后,那人又揉了揉红肿的额头,挎上背包起身离开,李懂想了想叫住了他,将自己的电话给他。

“如果撞出什么问题需要赔偿的话,可以打我电话。”,李懂说道,心里但愿的是这人千万别出什么问题,不然自己攒的钱就没着落了。

“没事儿,不严重。”那人摆摆手,“那啥,我叫顾顺。”

  顾顺……李懂觉着这名字念着挺顺口的。

 

  回了家,李懂将吉他往椅子上一搁,往床上一躺,倒头就睡。通宵太消耗人多经历了,在这个时候李懂觉得自己不年轻了,快三十的人了,比不得二十出头还有无限精力的年轻人,想想自己17岁离家,到重庆风风雨雨了5年,最后被关了3年,到现在,风风雨雨都见过,波澜不惊了。连酒吧闹事的时候他都睁只眼闭只眼懒得掺和,若是放在5年前,估计自己早跟着罗星提着酒瓶子上去了。罗星够义气,在李懂心里,罗星像是武侠小说里面的大侠,不过“大侠”的麻烦事儿绝对不少。而他安安静静跟在罗星身后,骨架子小,看起来很好欺负,但干起架来一点不手软,被他打过的都知道罗星这弟弟不好惹。

只可惜罗星是直的,不然李懂估计早下手了,李懂是同,但他只招圈内的,也不滥交。然而这个尊严在后来见到顾顺的时候被踩在脚下了,当然这是后话了。

他脑袋右侧被砸过个道口子,疤褪不掉所以去做了纹身遮一下,后来进了监狱纹身慢慢淡了没了,想着抽空要不要去补一补,留个疤确实不太好看,还有手上的……想着想着就睡过去了。   

  昨天夜里酒吧活动日,来的人特别多,李懂从晚上十点到凌晨基本上没歇过,这一躺床就睡了过去,再起来的时候已经是傍晚了,李懂揉了揉眼睛,看到太阳已经从小窗里落下去,整个狭小的屋子昏昏暗暗的。

  又该出发去酒吧了,李懂一天没怎么吃肚子空空如也,想着要不要去嫂子那蹭碗面吃,枕头边手机突然响了起来,李懂一看,是个陌生号码。

“……喂?”

“喂,那个,我是早上你请吃早饭的那个”

顾顺,李懂心里咯噔一下,不会真撞出毛病了吧。李懂担心起自己的钱了……

“嗯,有事吗?”

“就是……”手机里的声音有些犹犹豫豫,最后“我现在无家可归了,能不能在你那待几天。”

“……”还好不是要钱的,李懂松了口气,但是这是赖上我了么?李懂又吸了口气。

 

李懂想,自己当时笑罗星劳改的好是五十步笑一百步,这种无厘头的要求他自己居然会答应,这算哪门子事儿啊,当真是要重新做社会主义好公民了。

  他发给了顾顺定位,又电给酒吧经理请了一晚的假,几百块的钱没了李懂觉着很肉疼。

  等顾顺到的时候,天完全黑了,附近没有路灯少,从外面看上去阴森森的。但是里面别有洞天,简直是个缩小版的九龙城寨,应有尽有。

 

“不怕我把你卖了?”李懂打开门,顾顺还在打量四周,像极了初生的羔羊独自进了森林,后来发现这不是羔羊而是只小狼狗,还挺凶的那种,把自己艹的不要不要的。

“卖不了几个钱”顾顺笑起来,“而且学过柔术,挺能打的。”  

“走,吃面去。”李懂不想去拆穿顾顺天真的想法,真刀真枪干过的都知道那些玩意儿都是花架子。

   “好叻,哥。”顾顺挺自来熟的,马上改口哥长哥短的叫起来,狗腿得很,李懂听着别扭,“叫我李懂就行了。”

   

“好叻,懂哥~懂哥~”


评论(8)

热度(5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