西门东楼与金瓶梅

海景房二期基情开售,不接受ky,yz黑,见一个捏一个,依旧hail stucky,依旧爱judy,不接受反驳

【李如松/李如梅】将门 5(下)

这次真的看到了完结的曙光。。。。

------------------------------------------------------------- 


得了老爷子的答复后,李如松心里稍安了些,塞外近来无事,李如松呆在在家里乐得清闲,偶尔出门同弟兄老友喝点小酒解闷儿。


  朝廷那边果真没有进一步的动作,李如梅仍旧身居副总兵职务,只是因为攻城时受了伤,现在一直窝在王京养伤,等过些日子伤好了再回辽进行补给。李如松悬着的心总算放下了,感谢圣上眷顾李家,又担心如梅伤势,这小混崽子见不得世面,回来了找个由头把他留在辽东好了,还是跟着自己罢,安生些。


  李如松差人捎了信给如梅,问问他的近况,这小子倒是挺能瞒的,受伤的事情也是前不久才得知的。听闻如梅受伤,李如松也没脾气了。只希望他人好好个儿,其他一切回家再说,当然该抽该打依旧免不了的。


  信送到了,但李如梅那的反应就如一滩死水,没见一封回信,连话都没捎上一句。李如松知道如梅别扭上了,别看这小混球平日里在他身后一派淡泊明志的小样儿,其实死要强的。不过信仍时不时送过去。


  也许真是自己这个做大哥的给他们的压力太大了?李如松难得自我反省了一下。而反省的结果就是等他回来,跟着自己出关继续打鞑子,找回精气神。


  可惜还没等到李如梅回来,土蛮大军又卷土重来了,宣府告急。李如松多少有些遗憾,只是战况不等人,李如松稍整顿了下人马就朝宣府敢去。

  

  宣府本就有重兵把守,李如松倒不太担心会鞑子被攻下。眼下他心生一计,将就带出来的三千人马,绕过宣府朝老巢冲了过去。


  

  他策马一骑当先,并没看见身后副将眼中闪过的一抹阴霾。


 

  

  

“来了那么多小畜生,真当你爷爷我有三头六臂呢!”

  李如松踏在副官的尸体上,反手抽出插在尸体上的刀。这次他带着三千人马,本想趁着双方大军在宣府附近对峙时,自己绕到后方奇袭对方老巢。结果被人给卖了,现在反倒进了敌人的埋伏。而出卖他的人就是这副官。这副官能力不赖,点子挺多,而且还很能打,任劳任怨的,自己对他信任有加,所以在如梅走后将他提拔上来补缺,哪知竟是个吃里扒外的混账。


  "还骂如梅不走心,识人不清,结果老子自己也没长眼。"看着远处渐渐围上来的鞑子,李如松显得很平静,他漫不经心的扭头同另一个副官道,“以往有如梅跟着,心里踏实,没了如梅我也要犯糊涂,果真一个脾性。”


  “李爷。。。”


  “别打岔!”李如松睨了它一眼。

   “当初就不该让他跟着杨镐去李朝,不然这我要死了,按他之前的战功,肯定能接我的位置,当个总兵玩玩儿,现在哎,悬咯。”

  

 “李爷,撤吧,属下愿拼死保将军平安”

 副将噗通一声跪了下去,伏在地上,哭了起来,“留得青山在啊!”


 “属下愿拼死保将军平安”

 “愿拼死保将军平安”  


  身后的将士们陆续加入进来,声音此起彼伏,有些也跟着副将一同跪在地上,


  “这又唱的哪出,哭丧啊?”


  李如松乐得笑出声来,他调转马头,面朝着三千将士,抱拳深深鞠了个躬。


“好!好!好!在这里先谢过诸位了!"


“好了,把眼泪抹了,娘们兮兮的”李如松收起了笑,爆喝一声,“都他娘给老子起来!拔刀!举铳!”


“别他娘的落咱大明的面子!”


“狗日的鞑子!”他举刀向前,刀锋直指前方犹犹豫豫不敢上前的鞑子,锃亮的刀刃在阳光底下闪闪发光。


“老子家也是你能来的?”


“给老子冲!”



评论

热度(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