西门东楼与金瓶梅

顺懂新欢,吹爆奉孝,满宠小公举,不忘旧爱stucky和AL(不是獒龙)我明脑残粉,四叔本命真爱一万年,以上提及西皮不拆不逆我明西皮无节操。

【李如松/李如梅】将门 6 (完结了!)

写完了写完了,哭了出来。。。全程都在苏松哥去了TUT


---------------------------------------------------------------------



  6.


  接到李如松战死的消息的时候,李如梅失手打翻了桌上茶杯,滚烫的水淋在他手上。


    李如梅浑然不觉,只是愣愣的坐在椅子上,手还保持着握茶杯的姿势,半天回不过神来。


  

  一阵哭声传他耳边,他侧过头看见本与他对坐着的祖承训已经摊在地上,痛哭流涕。他是李如松的家臣,跟了李如松大半辈子了,李如松待他亲如兄弟,祖承训对李家也是死心塌地。而今得知噩耗,整个人都崩溃了。


  

  “力战而死,尸骨无存,果然是大哥的风格。”


    李如梅怔怔的盯着祖承训喃喃道。

    

  祖承训抬头看了李如梅一眼,什么也没说,眼里依旧流着泪。突然间,他将腰间的刀拔出来往脖子抹。


  这一举动终于让李如梅吓得回了神,跳起来冲上去将刀夺下,并喊人将他送去休息,好生伺候,随时看顾着。


  祖承训的哭声越来越远,最后终于没了,李如梅重新坐回椅子上。被这一闹腾,李如梅只觉得全身力气都被抽光了,疲惫异常,他让屋里剩下的人都退了出去。等人都走光后他,混身一软,重重靠在椅背上。


  他揉了揉手臂,方才的滚水将旧伤又烫的肿胀起来,痛的厉害,李如梅没空顾及。他闭了眼,想好好理一理思绪,可只觉得脑子里一片混沌,什么都想不起来,想着想着,竟是睡着了。


  第二日起来,李如梅觉得自己脑子稍微清醒了一些。他将事情都过了一遍,然后走出屋子。外面的阳光刺眼的很,刺的他眼泪都出来了。


  “哭啥,娘们儿兮兮的。”


  他伸手揉了揉眼睛,将泪揩掉。然后突然想起了手上的伤还未处理,他转身走回屋子,又缩回了那把椅子上,然后拉开旁边的抽屉拿药。昨天烫着的地方是他前不久在攻打蔚山城受的旧伤。当时他的左臂被刀砍中,伤到了骨头。经过医治,这手虽然保住了,但是伤的太深,不能恢复如初,换句话说,他不可能再向之前那样百步穿杨了。当时他怕李如松担心,瞒着不让人告诉他,如今没什么意义了。


  拿了药后,他又随手拉开了另外一个抽屉,里面放着一叠信,是李如松差人捎给他的。上面的几封还未被拆过,那是李如松最近一段时间捎来的,但因为自己觉得惭愧和心虚,一时胆怯不敢拆开看,所以一直同以前的信放置在一起。


  他拿出最上面的那封,打开,上面只有一句话,狂草写的:


  滚回来,大哥护你。


  一滴,两滴,眼泪从李如梅眼里落下来,刚刚还隐忍不发的李如梅,此时终于嚎啕大哭。

  

史载:


  李如松,字子茂,成梁长子。以父荫为都指挥同知,充宁远伯勋卫。骁果敢战,少从父谙兵机。


  万历二十年,会朝鲜倭患棘,诏如松提督蓟、辽、保定、山东诸军,克期东征。


 二十一年正月四日,如松亲提大军直抵平壤城下,攻其东南。倭炮矢如雨,如松斩先退者以徇。募死士,援钩梯直上。倭方轻南面朝鲜军,承训等乃卸装露明甲。倭大惊,急分兵捍拒。如松已督副将杨元等军自小西门先登如松马毙于炮,易马驰,堕堑,跃而上,麾兵益进。将士无不一当百,遂克之。获首功千二百有奇。


  二十七日再进师。朝鲜人以贼弃王京告。如松信之,将轻骑趋碧蹄馆。距王京三十里,猝遇倭,围数重。如松督部下鏖战。一金甲倭搏如松急,指挥李有声殊死救,被杀。如柏、宁等奋前夹击,如梅射金甲倭坠马,杨元兵亦至,斫重围入,倭乃退,官军丧失甚多。


 时兵部尚书石星力主封贡,议撤兵,独留刘綎拒守。 如松乃以十二月班师。论功,加太子太保,增岁禄百石。


  万里二十六年四月,土蛮寇犯辽东。如松率轻骑远出捣巢,中伏力战死。帝痛悼,令具衣冠归葬,赠少保、宁远伯,立祠,谥忠烈。


  如梅,字子清,从兄如松征日本,却敌先登。屡迁辽东副总兵。其年八月,进署都督佥事,充御倭副总兵,赴朝鲜援剿。


 万历二十六年如梅攻蔚山,不能拔。已而贼援至,如梅军先奔。赞画主事丁应泰劾镐,并劾如梅当斩者二,当罪者十,帝不纳。旋用为御倭总兵官。会其兄如松战殁,即命如梅驰代之。


 成梁诸子,如松最果敢,有父风,其次称如梅,然躁动,非大将才,逾年,坐拥兵畏敌,劾罢。万历四十年卒。

 


           完


评论(4)

热度(1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