西门东楼与金瓶梅

海景房二期基情开售,不接受ky,yz黑,见一个捏一个,依旧hail stucky,依旧爱judy,不接受反驳

【朱棣/朱允炆】流年 3(终于不再是团子了。。。)

终于写到大侄子长大一点了,可以摆脱国父的诅咒了!写了大半了,离完结不远了TUT


3.


    朱棣从小憩中醒过来。他摸了摸自己脸,虽然知道是梦,他感觉那仿佛口水印字真的还在自己脸上。


  前线战况不容乐观,济南城久攻不下,士气低迷。这让从举起反旗以来,一直顺风顺水的他十分窝火。他几日没合眼了,结果看着看着战报就迷迷糊糊地睡了过去。


  梦最近他老爱梦到一些往事,和建文帝的。

  

  北国苦寒,没有南方舒适安逸,但天高皇帝远,少了管束,朱棣也乐得逍遥自在。为了抵御北鞑入侵,朱元璋也给了他一定的兵权,这短短几年内,他已经打造出自己的一番小天地。


  京城那边,他基本上没再回去过了,藩王就藩之后,一辈子大概就在封地上扎根了。上一次回去还是几年前母后逝世,他回去奔丧的。


   这次,他回去则是去奔他的大哥,太子朱标的丧。


  朱标的病逝让固然朱棣十分难过,毕竟那是自小对他照顾有加的大哥,那么多兄弟中自己最亲的人。但难过之余他也不免胡思乱想。

 

   空出来的太子之位。。。是不是轮得到。。。


   大哥在的时候,朱棣断不敢打这个主意的,然而大哥如今已不幸病逝,而自己这几年在燕地,抵御北鞑,立了不少的功,父皇也再三夸自己从他。现下看来,兄弟之中,也只有他能。。。


  “不该想的东西不要老惦记着。”


  有些忐忑又有些兴奋的朱棣被朱元璋一句话点醒。他今天单独见了父皇,除了日常的问候,更多是为了探一下口风。


 痛失爱子的朱元璋很憔悴,但他抬起头,直勾勾的看向朱棣的时候,眼睛如一把利刃,将自己藏在最深处的那点儿小心思挖了出来。朱棣背后全是冷汗,只得恭恭敬敬的称是,不再说话。


 第二日,朱元璋封朱允炆为皇太孙,入主东宫。


  本来仍抱着几分希望的朱棣,心一下沉到谷底,只觉得自出生以来最心灰意冷之时莫过于此了。当然,他还是没胆子当着众人面和朱元璋叫板,下朝之后憋着一肚子火,悻悻同众人一道退了出去。

  

  他没有立刻往宫门外走,而是在宫内漫无目的的晃悠。一想到今后自己要同毛都没长齐的小兔崽子行礼,心里就觉得膈应的慌。父皇也是老糊涂,被那几个穷酸文人蒙了心,什么立嫡立长,他朱允炆不也是非嫡非长。不过就想要个自己教出来,能念叨尧舜禹汤的主子罢了。


  “燕王叔!”


  身后有人叫唤,依旧是软糯糯的腔调,不用猜也知道是谁。


   真是冤家路窄,朱棣刚压下的火气又涌了上来。本想直接一走了之,但一转念觉得又太便宜这小兔崽子,不拿来好好出气太对不起自己受的憋屈。

  

  

  “皇太孙殿下。”朱棣转身,皮笑肉不笑看着他。几年不见,朱允炆已从不及腰高稚童长成了翩翩少年,浑身上下充满了书卷气,眉眼温润柔和,像极了他父亲,只是脸色苍白,眼眶还红着,估计这些日子也没休息过,看着感觉随时都会倒下。见他一副样子,朱棣到口边的讥讽之言是说不出口了。他深吸一口气,硬生生将火气下了下去,看在大哥面子上,不同他计较。


  “皇太孙脸色不好,还是回去歇着吧。”


  “燕王叔叫我允炆就好,不然也太生分了。”


  朱允炆看着朱棣,腼腆的笑道,“燕王叔,能同我说说您在北平的事儿么?”


  “怎么突然想起这茬了?”朱棣皱眉,不知道朱允炆打的什么算盘。


  “没什么”朱允炆又低下头去,“只是想知道燕王叔那里是什么样的。”


  “我从小就呆在宫里,从来没离开过这一亩三分地儿,都看得腻味了,我也想出去看看,但先生每听我提及,都会说我玩物丧志,应将心思放在学业上,说来也是惭愧,但心里又实在放不下。所以,我想虽然不能亲眼见到,但听一听也是无妨的。”


  他顿了一下,又道,“诗书中总提到燕地冬日大雪纷飞,也不知是怎样一般景象。”

 

  “父王说过,我从小同您最亲”


  提及他病逝的父王,朱允炆眼眶又红了,他深吸几口气,平静了一下,又接着说“小时候的事儿,我大多记不得了,不过我想燕王叔应该有点儿印象,这样找您来说几句,也不算太冒犯吧!”

  

  说完,朱允炆又抬头看着朱棣,朝他眨了眨眼。   


   朱棣被他这一串稚气的动作弄得哭笑不得,多大的人了还这样。他不由想到了自己的长子,高炽比朱允炆小了两岁,性子也同朱允炆差不多,软乎乎的,但总觉少了几分灵气。


  “那你父王还说过我什么?”


  朱允炆偏头想了一下,故作沉思一番,而后道:


  “他说你老趁他不在欺负我,还以为他不知道。”


  朱棣听了后,终于没忍住,噗嗤一声笑了出来,想想这么多年来过去了,还拿这小兔崽子没辙。所以呀,其实自己打心眼儿里挺喜欢这小兔崽子的吧。

  “得,趣事儿倒是有些,你既然稀罕,我就挑些说你听。”

    

   朱棣同他讲了些北平的趣事儿,又说了些他带兵打仗时的遇到的事儿。不过将这些事儿的时候,朱棣又起了逗弄之心,刻意添油加醋的怎么将敌将的头颅砍下来挂在旗杆之上,又怎样对战俘逼供的说得活灵活现。


 当听到这些之事时,朱允炆面上虽然努力的保持镇定,但终究还是个半大孩子,整日饱读圣贤之书,从没有听闻过这些血淋淋的事儿,在朱棣添油加醋的描述之下,原本稍微有些血色的,又成了惨白。


  “啊”


  朱允炆惊叫了一声,跌跌撞撞往后退了小半步。原来朱棣边讲边模仿者当时的情景,伸手掐上了他的后颈,朱允炆听得入迷,真被他唬住了。


    见朱允炆被自己吓着了,朱棣心里暗自高兴了一番,心想这小兔崽子这么多年了,还能被自己唬住,也是好玩儿。


  然而,这一幕却好巧不巧被路过的朱元璋看到。


  “老四,你干什么呢!”


    朱元璋怒吼声让两人都都呆愣在那里。朱棣先回神反应过来,收回了手。规规矩矩的同朱允炆站成一排。


  朱棣现在真想抽自己一巴掌。怎么就手贱了一把,不,怎么就被这小兔崽子绕进去了,怎么就这么巧被父皇撞见了。这么一想,朱棣背后一凉,莫不是这小兔崽子故意算计。他猛地偏头一看,见朱允炆也是傻愣愣的,一副始料未及的样子,不大像是事先计划好的。现下与其想这个,还不如想想现在如何把眼前这关过了。


  其实这事儿说大不大,说小也不小,小的话,便是叔侄之间打闹,大的话,则可以算是谋害皇太孙,想到这朱棣背后冷汗直冒。

  

  没等朱元璋再开口,朱允炆突然一步上前,先恭恭敬敬向朱元璋行了礼,抢先说道:“皇爷爷,四叔和我开玩笑的,不碍事。”

  

  “让皇爷爷担心了,是允炆的不好,央着四叔陪说事儿,一时高兴,竟没看见皇爷爷来,失了礼数。”


  

    让朱允炆抢了话后,朱元璋本有心借此机会发作朱棣,敲打一番,但见自己宝贝皇太孙都这么说了,再要惩戒朱棣,怕是下了自己宝贝皇太孙的面子。


  最终他只好稍微训斥了下朱允炆,让其好好向方孝孺讨教学习,少听这些有的没的。


  “好自为之,燕王”,朱元璋面无表情的看着朱棣,说了这几个字。


    朱棣听后蓦地警醒过来,抬头看向朱元璋,而朱元璋已经移开了目光,转身走了。


  出了这事儿,朱棣没了兴致,又不由想到太子之位的落空,朱棣心里堵得慌,不想同朱允炆耗下去。


  朱允炆觉得,过意不去,但此刻也不知道说些什么好,诺诺的叫了声:燕王叔,


  不过听在朱棣耳中却越发的刺耳。以前还叫自己四叔,现在已经成了燕王叔,将来估计直接便是燕王了。朱棣,他也不知道哪里冒出的酸水,越想越不是滋味。


  


  “燕王叔,明天您还能同我讲么?”


  “再说吧。”


   说完,便快步离开了。

      

  第二日,他被下令立刻离京,无皇帝之命,不准擅自离开封地。



评论

热度(27)